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SEASON

♬  赤司篇!本来想当阿大生贺的结果开学了!
♬  要看的开心!!啾咪!

*
  果然,赤司男神的脸不论是远看近看还是三百六十度旋转着看都没有一点瑕疵,尤其是看着我笑起来的时候,心都要软掉了。想到这样的人竟然被重案组的糙汉青峰警官抢先一步得手,我不禁代表广大资料科迷妹悲从中来。
 
  “诶?最喜欢的季节吗?”

  我点头,然后意外地,赤司男神没怎么犹豫,立马回答:
 
  夏天啊。

*

  高中初期的赤司征十郎,是很反感那个肤色黝黑又大大咧咧的篮球部球员的。
 
  三番五次提交篮球部扩张资金的申请不说,还擅自到会议室大喊大叫让他赶紧把篮球部的申请解决了。
 
  春天还好,一到夏天,关了空调的会议室像被垒起来的蒸笼一样,那个笨蛋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烦躁。

  真是的,怎么会有这样直率到像傻子一样的人。

  后来学生会有青峰大辉的小粉丝偷偷摸摸盖章把申请通过了,不知是什么让那个笨蛋误认为是他同意的,蹭蹭蹭从篮球场跑到树荫下对正在看书的他说:“总之还是谢谢啊!”

  青峰大辉弯腰背着光看他的样子蠢透了,脸上身上都是运动后的汗珠。

  奇怪了,他居然觉得有点耀眼。

  关系顺利改善是在他的生日,他那天发烧了,青峰大辉二话不说送他回家还帮他买药,第二天莫名其妙收到了一支不顺手的钢笔。那之后他们之间就不在那么剑拔弩张了。

  但是怎么说呢....好像有点太好了?

  三年级的暑假,青峰大辉突然闯进他家,别别扭扭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夏日祭看看。赤司当时刚刚洗完澡,大概是脑子进水了,他突然觉得怎么青峰一下子变好看了,无论是五官还是身材都像是长开了似的变得俊朗而犀利。

  那次祭典上,青峰大辉穿了一件白色浴衣,他穿了一件黑的,这样好像婚礼上的夫妻一样。赤司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当时他是怎么想到那一层的,那种想法甚至让当年的他有点脸庞发热。

  他看着青峰钓水球,怎么都钓不到最后随便一抓竟然意外获得了一个粉红色的橡皮球。青峰的脸色很是精彩,他在旁边笑得差点蹲下去,最后青峰把球送给了身旁一直在玩的小妹妹。

  然后青峰大辉突发奇想说要找到河川去看萤火虫,赤司有点想笑,心说青峰大辉你是脑子抽抽了吗怎么想法像女生一样。
  但是后来还是去了,河川旁边蚊虫很多又有潜在的溺水风险所以没什么人,青峰说在这里看星星的话很漂亮的。他一看还真是,夏夜里的银河像被印在夜空上一样,闪耀着横跨天际。河川旁的萤火虫又上下飞动着,都一闪一闪像交相辉映着。

  很久以后赤司问起才知道,当时青峰会说要去钓水球看萤火虫,是看了书上最热门的一篇恋爱攻略。然后赤司毫不留情地嘲笑,说大辉看的是女生版的吧。

  那天最后他邀请青峰来他家,说因为八月底要和父亲出国探望母亲没时间和青峰一起过生日所以提前送出生日礼物。
  不出所料,青峰当场拆开。看到小麻衣写真的时候眼睛都亮了,揽过他说“还是你懂我啊”。赤司保持微笑,让青峰看看下面那层,然后成功看到青峰的呆愣表情:“卧槽这什么....《东京大学模拟题》...靠赤司你干嘛!”
  “再过几个月就考试了,你最好和我考上同一所大学。”
  “......还有,我可是拉下面子去书店给你买的写真,快谢谢我啊。”
  “啊?哦..”

  他注意到青峰的脸有点红,然后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笑了。

*

  他们高考的那年特别冷,街道上的白色就没有褪去过。

  青峰寒假期间几乎是住在了他家,从早上八点半到晚上九点,数学英语社科全部交给赤司,中餐晚餐都在他们家解决。用青峰的话就是:“卧槽赤司你们家豪华到饭都这么好吃我不赖在这去哪?”

  “去哪都好,你这个笨蛋。”

  话是这样说,最后赤司还是让青峰的偏差值提升到了这个笨蛋不敢想象的高度。然后他就看着青峰像傻子一样手舞足蹈,然后由于熬夜的疲惫直接倒在地上睡觉,到头来他还得把青峰拖回客房。

  第一次统考,青峰难得都达到B以上。

  第二次他和青峰一起去东大受验,赤司怎么说也要让这个笨蛋成功考上日本的最高学府。

  东大的考题可以说是很有水准了。

  赤司刚走出考场就看见走廊上啃着饭团的青峰,看到他的时候整个人都想散架了一样用奇怪的姿势走过来挂到他身上。几个月来青峰瘦了不少,视觉上脸部线条变得锋利苍劲,有那么点大小伙子的感觉了。

  “喂我说赤司,这题目真是变态到一种高度了。”
  “对于你来说的确是不容易了。”
  “啊!?你是在嘲笑我吗?妈的老子就考上给你看看!”

  虽然效果很奇怪,不过那个笨蛋的脸色姑且好看些了。

  青峰大辉以倒数第三的名额上了东大。

  那天赤司正好因为流感在家休息,东大对于他来说基本是稳的所以也没必要去看榜。但是青峰在网上查到通知之后立马跑到赤司家,声音炸得昏昏沉沉的他都要聋了。

  青峰报了刑侦专业,赤司鬼使神差把金融系改成法医病理学。

  那年冬天青峰在他生日时把他叫出来在公园里直接吻他,赤司没怎么犹豫就回应了。他们开始像恋人一样交往。

  夏天的时候青峰非要拉着赤司去他奶奶家,老人家在奈良,夏天的时候是不同于东京高温的凉爽。

  青峰奶奶看到赤司和善地接待,他现在还记得老人家笑眯眯让他吃西瓜,直到他和青峰肚子吃撑了才停下切瓢。前几年老人突发脑溢血没撑过来,那段时间青峰大辉的心情低落得可以。

  那年夏天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不,与其说是他们之间不如说是他们身边。他的父亲要求他去国外念大学,而青峰大辉的母亲和父亲因为一次财务的困难在闹离婚,与此同时日本发生海啸,事发当时离地不远的赤司真真体会到了什么叫连环夺命call。

  青峰奶奶家在奈良的乡村,那里的神社比起奈良这个城市鼎鼎大名的其他神社显得过于冷清。青峰拉着他的手带他爬上山,他至今都记得参天大树下的环绕耳畔的蝉鸣和下午三点时强烈的日光。

  不是什么大型神社,只不过是个山野间的无名小神社。但是据青峰大辉的说法在这里很多愿望都可以成真的,还说他从小就在这里祈福,没有哪一次不灵过。

  哦?赤司挑眉表示质疑,看着煞有其事的黑皮,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许了个愿望,祝愿他和青峰能长安好。

  后来愿望果然成真了。

  外面的日光很亮很亮,衬得神社里面很暗很暗。赤司扭头看着青峰大辉认真祈福的侧脸,逆着光的,线条刚硬的侧脸,猛然想起那一部书里刚开头,仗义的主人公就是这样的场景和这样的脸部线条,跪坐在祠堂,看着前面,视角逆光。

  青峰愣是要他一起,说什么还愿还愿,他一脸不明所以地跪倒,拜了三拜。

  那里的夏天很是有情怀,清澈到让人恍惚是不是大海的蓝天和漫山的树丛灌木,下午青峰会躺在地上问他要不要一起休息一会儿,他拒绝,然后吃着奶奶切好的西瓜听着风铃看外面的风景。有不少小孩子,男生赤着身子女孩穿着裁缝铺做的连衣裙,大叫着跑来跑去。

  “一直在这里也挺好的。”他不小心就说出来。没想到躺在地上像个死人一样的青峰突然坐起然后让人心烦地大笑:“哈哈哈你在开玩笑吗赤司?这里冬天冷得很啊就你那畏寒体质能忍受得住吗哈哈哈。”

  然后赤司一个拳头,青峰乖乖闭嘴。

  他们在青峰生日那天返回车站,还要回学校报道。在列车上赤司送给青峰一张照片,是他趁青峰专注放什么“冲天炮”时抓拍的,相片中的青峰大辉嘴角咧开大笑,花火的光照亮了他的脸。青峰穿着老头衫戴着渔夫帽,像极了在山野间生活多年的村夫。

  照片拍得其实很帅气,青峰大辉却嫌这嫌那,说什么我的身材都没拍好还说什么赤司啊你应该一起来拍的。

  真的是,吵死了。

*

  毕业后赤司被调遣到京都的警视厅,被安排做法医科的科长,京都的犯罪率不低,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有一具尸体被送过来,不同的死状让他看得不太舒服。

  警局为了安定民心会隐瞒一些案件的发生,进了法医科之后他才意识到原来刑事案件发生得这么频繁。

  青峰担心他,常常坐几个小时的新干线就为了去京都警视厅找他。每次都没有穿警服,其实让赤司有些遗憾。

  他们刚工作那年的夏天热得反常,天气预报里都说比往年要更热一些,请大家做好消暑工作。赤司常常在比外界要阴凉的负二层进行尸体解剖化验,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暗示让他反而觉得比往年夏天要更凉快。

  青峰第一次来时他正在化验一起杀人案的受害者尸体,看到他时青峰被吓得不清。赤司一直奇怪,明明是这样大大咧咧的男性,青峰居然会怕这些东西怕的要死。有时他们看恐怖电影,青峰会诈尸一样躺倒又坐起,大喊大叫着要他把电影关掉。

当时他看到青峰这样害怕还嘲笑了他好久。工作结束后他带青峰去吃晚饭。那个笨蛋长这么大居然第一次来京都,对着闷热潮湿的空气和随处可见的老城建筑和赤司家的房子大喊“厉害”。

  青峰在京都一直赖到九月份,久到赤司都觉得这个请了半个月假每天无所事事在他家里瘫在沙发上吃西瓜等他回来的笨蛋真是烦死了。

  警视厅的同事们看到每天有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黑皮来接他们的上司下班,纷纷向赤司打趣那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呀还挺帅的嘛。他每次都不理解,那个被白T恤衬得黑不溜秋的工口笨蛋到底帅在哪啊。

  京都的夏季潮湿又绵长,梅雨之后进入了让青峰这种怕热的大高个子哀嚎连连的酷暑,而这个笨蛋又总是傻乎乎地每天步行去警察局不肯乘电车,还说着什么训练的时候已经变成了耐热体质,其实就是刚来那几天的恐怖片看的。

  青峰每天都等着他,每次他走出警局那个黑皮都会在街道对面的雪糕店等他,出来时就会两手各一只冰激凌和老板娘大声说再见。声音懒懒散散又中气十足,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赤司不得不承认,青峰身体里总褪不去少年时期的朝气和热血。

  他们乘电车回家,但有时也走林荫道,青峰让赤司躲在他的影子里,自己的一半身体暴露在阳光下。赤司其实是耐热体质,每次想和青峰交换位置都没有获得许可。直到有一次青峰差点向前倾倒。

  “青峰大辉,你是笨蛋吗。多大人了还能把自己搞中暑。”空调开到合适温度的房间里,他看着躺在床上蔫了吧唧的青峰说道。

  那一次青峰又是吃药又是挂水。从此赤司再也看不到青峰傻乎乎地走去接他了。他觉得好笑,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非得尝到苦头才罢休。

  赤司看青峰的苦样子看得心疼,没想到那个笨蛋突然抓住机会对他说什么等他好了之后要有补偿的。赤司当时迫于无奈答应了,结果青峰痊愈后的晚上他可是受尽苦头。

  平时傻了吧唧的青峰怎么那种时候跟猛兽似的。

  热空气来临的时候天空会显得很晴朗,他常常和青峰一起坐在庭院的台阶上既无聊又悠闲地望着天空,像是七大洲被打碎了涂成清透的白色在晴空里聚合又离散,混着热风和庭院里的绿树。

  夏天好像无尽的那样,水波似的散开。

  那年青峰足足在京都待到了九月份。

  青峰生日前一天晚上,他受不住一个笨蛋的死缠烂打答应第二天晚上可以和这个笨蛋随便做。青峰大辉笑得像个傻子。

  8月31日那天凌晨5点,青峰大辉把还在熟睡的他喊醒,吵吵嚷嚷说着要去海边,他说他在东京上班的时候从来没有机会看那些海边的比基尼美女们。

  赤司啪的一巴掌拍到青峰大辉脸上,迷迷糊糊说着:“青峰大辉,你别得寸进尺,今天你给我在这儿待着,把那本刑侦笔记看完。”果然这种笨蛋不督促就不会主动上进。

  结果当天下午他们还是一同乘电车去了海边。好像所有人都要抓住夏天的尾巴似的,沙滩上人很多。一直嚷嚷着要看漂亮妹子的青峰大辉却没有搜索目标,单单围在赤司身边转来转去,弄得他烦躁,又有些好笑的无奈。

  他们晚上住在了一个海边的酒店,临海。青峰没有像往常一样大大咧咧吵着要做这做那的。他把赤司带到沙滩上,没有什么游客,偌大海域仅他们两人。

  海面上的光分不清是月光还是星光还是万家的灯火,深夜的傍晚有了些初秋的凉意,但也就一点点,挠着痒痒似的无声无形地荡过去,荡得周围的一切都有些摇摇曳曳的温柔,又有些让人致命的清醒的醉意。

  他们在说不清道不明的零星光点之下接吻。深海像是颂歌。

  赤司承认,他有些被感动了。他们吻过彼此后青峰大辉把他抱住,说了句:“我爱你。”

  海风歌唱他们的名。

  赤司一直觉得,青峰大辉这个傻子,虽然情商极可能极低,平日里又工口又嘴笨,但是这样的人,在碰到所有和他有关的事情上,都不会含糊。

  他终于从当初莽莽撞撞的,临考前哀嚎整夜的少年,变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赤司征十郎的男人。

  要命的,令人沉醉的安心感。

  他看着青峰大辉那双藏色的眼睛,里面掉进去的光点,真的像是一片星辰。

  这个夏天,真正地过去了。

*
  再后来,由于工作的调动,他就去了东京的警视厅空降做了科长。青峰大辉傻了吧唧调动同事给他开欢迎会,他们晚上喝得很醉,第二天上午几乎起不来床。

  赤司就正式,在青峰大辉租的小公寓里住下了。

  东京的夏天就是单纯的热,没什么商量的余地,甚至没有意思潮湿的空气,干巴巴的热。

  他们在那时的夏天遭遇了一丝小小的感情危机。

  青峰营救出一个差点被杀的富商家的小姐,他亲自把她抱出来,又在她进行身体和精神状况检查时守着寸步不离。再后来由于她三番五次的要求,青峰还真就三番五次地去了她的家。

  姑娘很是没有架子,什么荤口段子张嘴就来,还会拉着青峰大辉一起看最新的写真。又同样都喜欢篮球和游戏,聊起天来没完没了。青峰觉得这个姑娘真是太对胃口了,还傻了吧唧回家后在赤司面前说,叭叭的。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姑娘的心思,偏偏那个傻蛋蒙在鼓里,不明白为什么赤司对自己的态度突然就不太好了,说话明里暗里都是那个姑娘。而且每日都要有的早安吻和晚安吻,他再怎么耍无赖赤司也不给。

  赤司自己都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多大人的和一个刚上大学的小姑娘计较什么呀。但他就是莫名地不太高兴,他这才有些惶恐地发现自己好像有些离不开青峰大辉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赤司征十郎对青峰更加冷淡了。

  后来有一天他们吵了一架,青峰说“她不就是个小孩子做个朋友怎么了” 赤司突然就觉得好委屈,直接摔门出去了,留下青峰一脸懵逼。

  后来事情是这样结束的。

  赤司走路走到一半老胃病犯了,想吐又吐不出来,大热天的又被暑气蒸得迷迷糊糊,胃疼得要死偏偏全身除了出虚汗就没什么力气了。

  他想走到最近的医院的,但出来的急什么都没带人又没力气走路。好在他想走到快餐店想先歇会儿再说的时候有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问他需不需要帮助。

  他情不自禁就报了一串号码。

  青峰赶到医院时他已经在输液了。青峰也不顾他还有些模糊就紧紧抱住他,说什么赤司你吓死我了对不起。后来赤司清醒之后问他你为什么说对不起,青峰搂紧他说着:“我也不知道。”

  一瞬间赤司就消了气,是呀,那个白痴哪能看出来姑娘的心意呢,不过是恰巧有个人和自己很聊得来而已。那时候赤司就觉得自己有点傻,觉得可能是和青峰待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

  他绵绵延延好了的那天青峰过生日,结果小姑娘敲响他们家的门说真的是对不起我一直以来都打扰你们二位了。青峰不明所以挠头,赤司心一软,笑着说:

  没关系的。

  于是东京的夏天开始变得凉爽,高高淡淡的层云和轻微的秋意开始飘扬在城市上空,那个夏天的末尾,青峰大辉从小小的公寓的窗户向天上看去,说了句:“夏天过去了啊。”

  他从沙发上转过头,回了一句:

  “嗯,是啊。”

*

  今年夏天雨下得缠缠绵绵优柔寡断,赤司会喜欢在这样的天气把书桌移到窗前,写诊断报告或者看几本书。

  青峰今年出去临时培训了,不过这一次是他培训别人,那个家伙临走前兴致勃勃地说什么“也让这批小伙子看看警视厅的厉害!”

  有时赤司会想,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明明是迥然相异的个性,他们居然安安稳稳平平淡淡从少年走了这么久;明明互相看不惯对方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但还是一起在这个热闹的人间里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而且还要继续生活下去。

  碰到青峰之后,他就不再会想什么样的人更适合自己了,父亲的安排,也一概推脱直至父亲妥协。

  青峰大辉经常说赤司好像内外都是冷的,但其实最柔软的地方只能给一个人看,当时青峰 乎乎说那就是我啊,赤司打了青峰的头,说你个笨蛋给我闭嘴。

  那个笨蛋,当真是里里外外,都是不会变得,热血的人啊。

  电话铃声响了,他看了眼打来的人,然后眉眼都在灰蒙蒙的夏雨景色里变得柔和。

  “喂,有话快说。”

  他们唠唠叨叨说了半天,夏天就在此刻无限地延长,向着某个方向蔓延,像窗外下个不停的雨一样。闷热的潮湿的空气混合着青峰大辉被电线模糊的声音,所有的一切都有些看不清模样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夏天来了,真正地来了。

*

  赤司男神的眼睛真的是漂亮,回忆着什么事情的时候微微向左眯着,无死角诠释什么叫“眼神里藏着山川湖海和整个世界的故事。”

  这时青峰警官进来,一把捞起男神说要去吃烤串,男神愣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了句“抱歉”,两人一起走了。

  男神喜欢的夏天吗。

  嗯,是个好季节。

—end.

最近学习和生活上意外地有不少不如意,请大家一定要努力过得开开心心的w
发誓一直爱青赤!!打call!!

评论(1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