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黄赤 中篇】荼蘼(三)

得到了赤司的许可,黄濑凉太最近只要一有空就到赤司的病房,有时带个自认为很不错的零食,有时甚至带自己的写真集。从没有接受过别人热情的赤司,也小心翼翼地将他们放在床头的柜子里珍藏起来。

黄濑最喜欢带的东西就是汤豆腐,自从知道赤司这个喜好之后,黄濑几乎每隔几天就带一碗给赤司吃,小绿间总是很严肃地对他说豆腐不易于消化,但赤司的问题又不在胃,明显就是傲娇的小绿间嫉妒自己而已嘛。所以,黄濑带豆腐的频率更高了。他最喜欢看赤司吃豆腐的模样,总是身前摆一副将棋,小口小口小心翼翼的样子俨然是个小少爷(小公举)。被烫的可怜兮兮的时候黄濑总会安慰似的抱抱他趁机揩油。

就像所有的久伴总有裂痕,所有的长情终会平淡,赤司和黄濑也仍然跨不过这道坎。

又在一个傍晚,就是初识的那样温暖忧伤的傍晚,黄濑在楼梯转角突然看见了那人标志性的赤发,伴随和风吹拂微微抖动。赤司在与人交谈,一个是青峰,另一个人和赤司差不多高,冰蓝色的头发像是越过初夏的暖阳和盛夏的蝉鸣注入心头的一抹清凉。那个人黄濑认识,是后排火神大我的情侣,黑子哲也。以前火神冒死带黑子到过男生宿舍,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他们为什么会认识?

黄濑再次凭借超凡的听力躲在楼梯口听着三人的谈话。

赤司只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背影,以前觉得黑子哲也也是小小的样子,但现在看来,要不就是黑子哲也长高了不少。黄濑听见黑子说:“赤司君,我现在比你高了。”那是一种很平淡很平淡的语气,语气里有微不可闻的关心与难舍。但很明显,赤司没听出来,他甚至没有在意身高,他也同样用一种极为平淡的语气对黑子说:“黑子哲也,你现在为什么来找我?”话语里透出浓重的悲伤,几米之外的黄濑都感受的极为清楚。

黄濑看到黑子低下头:“赤司君,好好接受手术吧。”哦,原来黑子哲也来是为了劝小赤司接受治疗不要那么消极的。


赤司忽略过这个话题,眼神直直的盯着黑子,好像要把它看透:“黑子哲也,你和火神大我生活的幸福吗。”是很肯定的语气,黄濑就根据这些话得出了重要信息:小赤司,原来和黑子在一起过啊。猛的一下,心里突然泛起异样的很难过的感觉。但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黑子不回答只是低头,黄濑完全可以看出黑子明明就还喜欢着赤司,但可惜赤司永远看不出来。赤司转而抬头问青峰:“大辉,不是和你说过别带他来吗?”黄濑突然感觉赤司好像换了一个人,全身上下爆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赤司。

青峰皱着眉头:“赤司,我求求你,好好听劝不行吗!黑子都在这儿了你还不接受手术吗?”

赤司突然爆发,身体激烈地抖动,黄濑可以看到背光的发丝轻轻颤抖。赤司从小到大从没有用过这么大的声音说话:“我已经快死了!青峰大辉!哲也他现在很开心你没有看到吗!你非要带他来医院看我干什么。我已经快死了呀!火神大我比我有趣,他..”突然,赤司不说话了,那是一个有些怪异的停顿,赤司突然躬下身子,极为痛苦地皱眉,面色惨白得简直不像活人。

然后赤司倒下去了。

黄濑并没有看到赤司的表情,只看到青峰和黑子突然惊慌失措接住赤司的身子,眉宇间的感情绝不像是朋友之间的那种。黄濑再也忍不住,冲出去,把赤司从黑子的怀里接过来,温柔地放进自己的臂弯。“快叫绿间!”黑子他们如梦初醒,赶紧往值班室跑去。黄濑慌慌张张拿药,他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一直吊儿郎当,从没有这样害怕失去一个人,奶奶病重的时候还不如这个。

他几乎吼了出来:“小赤司!小赤司!把药吃下去啊!你别这样!”几乎是哭了出来,他不了解心脏病,也是最近认识了赤司才到处上网查资料。虽然明知这种情况及时吃药就基本不会有事,但当时根本不会想那么多。

小赤司,我喜欢你啊。




啊啊啊,写到这里我自己都好激动呢,觉得自己写的都是bug真是对不起。
今天去游乐园玩了一天,过山车做的爽翻😜
小队长总会好的,恩,我不会结局BE的。
谢谢。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