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黄赤 中篇】荼蘼(四)

万幸,赤司稳定下来。

黄濑看着躺在床上毫无生气的赤司征十郎,想到今天的遭遇,突然有些想哭。

绿间在会诊室看着赤司的片子,黑子和青峰都被他喝回去,他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会失控,恐惧和愤怒在心中交织成线,绝对,不能失去小赤司。他竟然现在才意识到这个病有多严重,一个不留神他就会和他阴阳两隔。

小赤司不肯手术,还是因为心里有黑子哲也吧。

他记得那时赤司的样子,眼眶微红,脸色惨白,就像是失恋的人在酒吧喝醉然后大声哭泣的前兆。根据绿间医生的描述,赤司和黑子是国中时就在一起的恋人,上了大学后黑子就有了火神。明知自己有病不能喝酒的赤司在那一天瞒着大家喝了几瓶度数极高的白酒,然后就一直在住院了。

黄濑现在害怕远大于嫉妒,赤司的发丝柔软地荡漾在雪白的枕头上,就好像茫茫的雪地里猛然绽了一朵凤凰花,触目惊心。又好像浮在水面上,猛然间,黄濑想到了溺水的人,在绝望中寻找光源。

大颗大颗的泪水滴到床单上,晕出淡花。黄濑拉着赤司的手,哭得连话都说不出。和赤司相处的这段时间,黄濑经常看到赤司的笑,赤司笑起来会有岁月静好的感觉,总让人想起森林里破碎的流光,盛夏拂过晚风,那是光怪陆离的世界里最美的光点。

意识涣散的赤司感觉到有人在拉着自己的手,那双手宽大温暖,好像能引领自己走过黑暗的青山。于是赤司睁大眼睛想要看清那人的模样,只看到了黑暗里周身淡淡一层光圈的金黄。醒来时,就看到黄濑在病床前拉着自己的手硬生生哭成狗。

黄濑感受到手心传来微弱的力量,就和那个人的笑容一样,让人看清希望。他惊喜地抬头,看见带着呼吸机的赤司朝他微弱地笑,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微不可闻,可他还是听到了。

“凉太,你别哭了好不好,我不是醒了吗。”

黄濑看着这个虚弱不堪的人,自己明明很难受却要来安慰别人,赤司这样温柔,心里一定很苦。他伏下身子,哭得像个快要失去糖的孩子:“小赤司,小赤司,我求求你,做手术好不好,好不好小赤司。然后我们一直在一起,小赤司,你答应我好不好,我不想看你...”哭到发不出声音。

一瞬间,赤司想起原来看过的一句话——“这世界那么大,愿有人陪你翻山越岭。”

一瞬间,回忆也涌上心头:国中和黑子在一起时的充实,一起看电影的兴奋,分手时无边的失落;黄濑大声的笑,像夏日的暖阳一样温暖,黄濑温热的手,黄濑撕心裂肺的哭泣。比起黑子,为什么是黄濑更能牵动自己的心弦。绿间原来和自己说过,自己是个很脆弱的人,一点点的温暖都会让冰冷的自己幸福得泛滥,像个缺爱的孩子。那么,凉太可以永远和自己在一起吗。

赤司不知道。

对于黑子,赤司突然想清楚了,经不起时间,经不起诱惑,经不起煎熬,爱情,也就没有走下去的必要。还有些舍不得,但,你念你的旧,他又能记多久?

赤司听见自己轻轻说了一声,

“好。”





是的我又重发了三遍。老是忘东忘西我也是望天无语凝噎。
剧情狗血成这样真是对不起,我的文就像脱缰的野马朝着诡异的方向一骑绝尘而去,想把它拉回来却被马蹄子踹一脸,希望它可以像雪丸一样伶俐乖巧。
之前有写过几个短篇小段子,说不定为了哀悼开学就发上来。
嘛,总之谢谢,从没发过文只是私下写在本子上自己欣赏的我突然看到有人赞我!那时的心情大概和这匹狂奔的傻骡子是一样的,所以我更爱小队长了。
我一直想在网上做一个文艺的人,奈何本性不许。总觉得前几章我的废话没这么多这么蠢。
但没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就是这样可文艺可逗比的人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拜拜小队长,马上初三希望可以加油!
哒哒。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