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 短篇】门

#青赤#

#可能微青黄?#

#应该算先BE然后HE?#





——一扇门,隔绝的是两个世界。





01.

青峰大辉最近觉得很烦。

先是赤司那家伙,自从他们一起买了套公寓后赤司总是经意不经意地在他耳边唠叨着公寓的门太难看,要换扇格调高档一些的定制木门。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大少爷,换门就算了,还非得要定制的,真是难搞。但没办法,谁叫他就喜欢赤司这种很清高的调调呢。

然后是黄濑,不知道抽了什么风老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把自己约出去,还提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像是一起看电影什么的让青峰很头疼。粗神经的青峰大辉一一答应了黄濑的要求,但还是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少爷脾气的恋人最近好像有些疏远似的不高兴。

管他呢,赤司这家伙的脾气要是那天猜的透了那才不正常呢。

于是青峰被赤司强拉着去一个什么据说木活很好的木匠家里挑选木门的款式。

刚进木匠家的大门,青峰就被刺鼻的木头味儿呛得猛打几个喷嚏,被赤司翻了个白眼儿后硬生生将喷嚏憋了回去。

木匠是个年近花甲的老头子,刚看到青峰壮硕的体格就两眼发光地问他要不要来当他的徒弟,说什么这双手简直是为削木而生的。开什么国际玩笑!他那双手可是专门拿枪打歹徒的黄金手,怎么可能当个默默无为的木工的。于是木匠的话被青峰打几个哈哈就跳过去了。

赤司手拿一本花样图册,问青峰哪种款式更好看些,青峰想起今天警部还让他准备一个演讲,心下有些不耐烦。

“随便啦,我说赤司你个家伙也是,连门都要亲自挑选,公寓自配的那个不是已经很不错了吗?”

赤司听了青峰的话有些难过,但连忙眯眼微笑起来拂去严重的落寞:“不是这样的哦大辉,选门很有讲究的,这些花纹都有自己的含义。”

“哈!?”

“门这种东西凝聚了辩证关系的精华,上与下,进与出,有与无。要我说,门才是事件最伟大的东西,明明是同一个空间,被一扇薄薄的薄片一隔,便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天差地别。门这头的人不知道那头发生的情况,像是被永远地阻隔在世界的两个尽头。”

“哈!?”

赤司收了笑容,清冷的声线发出有些凉薄的声音,

“所以说,一扇门,隔绝的是两个世界。”

不知道为什么,青峰在听着赤司说出这番话之后,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涌上来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不舒服的预感,连忙粗鲁地喊道:“什么啊赤司你就喜欢研究这种深奥的东西好好选一扇门啊选完回家我给你买汤豆腐!”一边大大咧咧把赤司搂紧怀里来掩饰没来由的不安全感。

赤司笑得温和,赤红的眼眸里像是洒上了夏夜里耀眼的星子。


02.

门做好了,是一扇雕花木门,红棕色的油漆锃亮亮得很上档次的感觉。上面的纹案简介又华丽,很不可思议地融合在一起让青峰想起了那个将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格融合一起的恋人。

不置可否,青峰很喜欢这扇门,和赤司的品味很符合。

这天,青峰被黄濑叫去超市一起采购,当他把这事儿告诉赤司时赤司很突然地大发了一通脾气,青峰觉得赤司有些不可理喻,气冲冲地摔门而出,门颤了两颤,跟着门内呆坐着的人的心也颤了两颤,紧接着有些难过地眼眶泛红。

青峰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已经是傍晚,他突然看到天边有很漂亮的火烧云,一边感叹着“日本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漂亮的天空了啊”一边走回家,他给赤司带了汤豆腐,琢磨着白天那事儿也许真是自己不对,想着赤司这时说不定正在焦急地等他回家。想着想着,青峰心情大好。

离公寓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有些耀眼的火光从公寓里冒了出来,带着些火星子消逝在天空里,就像那天赤司眼里绚烂的星光。

大脑一片空白,青峰大辉几乎是以平生所用最快速度往房子跑去,他看着京都夕阳下有些老旧的巷子,像是跑过他们一起走过的光辉岁月,奔向不可知名的远方。

楼下围了一群人,有个大叔看到他一副快死了的模样,有些吃惊地说着不要为这种小事震惊啊之类的话,得到了青峰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声后愣在原地。他挣脱了众人的阻拦连滚带爬地爬上楼梯,到家之后发现自己今天该死地没带钥匙,像没命似的拍打着那扇刚刚定做好的门。

“赤司!赤司!你在不在里面!赤司!你个混蛋快回答我!”青峰的嗓音里带上哽咽,他突然意识到就是他们家起火,嘶哑的声音里带上哽咽。

敲了很久,像是走过了几个世纪,青峰听到一声微弱的呢喃。

“是...大辉吗?”

声音很虚弱,像是挣扎了许久。青峰连忙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大喊着赤司让他给自己开门。但他只听见赤司说了一句“开不开...”之后就听不见声音了,即使笨如青峰也意识到门一定是有些变形了,他像是濒死的鱼一样绝望地撞着门,渴望大海能重新敞开。

他听见门那头传来小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没有用的,然后青峰有些颓废地靠下来,跪坐在门边。

“大辉还记得门的说法吗?”及其虚弱的声音,青峰恨不得现在就把那端的恋人拥进怀里。

“锁也是很神奇的物件啊大辉,像我们家这种房子,上了锁便表示有人居住,而上锁的房子便又表示人的虚无。大辉...大辉....”

“赤司你给我撑住,你要死了我绝对饶不了你!”

“大辉...以后...也请大辉这样生气蓬蓬地生活下去....”

青峰大辉听到这句话后像是疯了一样撞门,但那扇门只是静静立在那里,像是已经在哪里恒久了几个世纪,将两人死死隔开。

外面是刺耳的消防队的声音,在熊熊火光里他听见一声微弱的声音。

“大辉,我爱你。”

声音像是从遥远的远方传来,在这样炽热的火焰中,赤司的声音还是平常一样的清凉。有两个消防队员将青峰死死架出去,远去的青峰看着使用专业工具的人,感觉好像正在远去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发色和火焰一样温暖的人。

青峰看到那扇赤司挑选的雕花木门烧成了黑色。

03.

医院里,青峰眼睁睁看着载着赤司的床推进手术室,感觉世界上什么也没有了,只有空白的维度,自己,手术室的门,赤司。他和赤司之间仍然只隔着一扇门,但,永远都会隔着一扇门。

远方,自己这一边传来友人担心的呼喊,但青峰感觉自己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他看到医生摘下口罩对自己摇了摇头,然后他的意识陷入一片混沌的黑暗。

青峰看见赤司的床被推进一扇门,耳边突然响起那个人清冷柔和的声线。

“一扇门,隔绝的是两个世界。”

04.

青峰成为了那个木匠的学徒,跟着他学了很多木门的款式,并自己开了一个作坊,专做雕花木门。

他曾经试过寻死,然后被黄濑发现并及时送进医院抢救回来。

黄濑找到了女朋友,是个皮肤有些黑黑的可爱女生,脾气暴躁,但总觉得很可爱。

又是一个傍晚,天边层层叠叠的云彩慵懒遮住残阳,像是谁用最淡泊悠远的手笔勾勒出最大气的画面。天边像有星子在闪耀,一如那个人星辰大海一样幽深柔和的眼眸。

老巷里的色调温暖凉薄,那个人说过喜欢京都老巷子里的凄凉作彩,他听到门口的风铃伶仃作响,抬头间猛然看到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身着桐皇校服,黑色的宽大校服将少年勾勒地有些苍白瘦弱,记忆里,除了那个人没有人这样适合这种幽深晦暗的色彩。

少年逆光而站,巨大的阴影里只有一双赤色的眼眸灼灼闪耀,耀眼的发丝像是从亘古的远山采撷而来。相对娇小的身形却拥有无比高大的光影。

青峰手中的锤子掉下来,他看着少年走进来,然后轻轻说了句“打扰了,青峰师傅,我想定制一扇雕花木门。”

然后他从少年温润中带些疑惑的星眸中看见自己高大的身影越来越近,然后被拥入怀。

感受到少年无谓的挣扎,他有些颤抖地说了一句。

——好久不见。

——只要用钥匙打开繁复的锁,两个世界就会融到一起。

——所以说,一扇门,绝对不会永远隔绝两个世界。



05.

“大辉我说了多少遍你个大叔不要总是动不动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我只是个高中生!”

“不要,我已经失去一次了,赤司你个家伙别想再逃!”

——end——




哎呀呀莫名的脑洞,写完之后自己都觉得狗血得要命。
但我就吃狗血这套!
啦啦啦,一直很萌青赤终于算得上自己写了一篇。
p.s.艾玛我明天就要报名了!开学周一到周五就得断网真是作孽!
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