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 不定】 Sylva

小队长生日前天发文
文渣没什么好说的
哈哈哈


#青赤
#猎人青峰X守林人赤司
#应该不弃哈哈
#忙 慢更哈哈

哦。






无题.


深冬的森林。

在青峰的记忆中这场大雪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一个月,记忆中好像从来没有过这样寒冷的冬天,也没有过这样无果的寒冬。

他跟着那只幼鹿已经好几天了,无人庇护下的鹿虽是柔弱没有好价钱,倒也够用几个星期了。若真没人买的话,就把鹿杀了自己吃鹿肉也行,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毕竟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餐饭了。

鹿耳露在白里透青的灌木丛外,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抖着。

青峰靠在一棵老树上,举枪,上膛,瞄准,射击。

砰地一声,子弹完美无缺按照原定方向飞射出去,他露出得意的笑。

突然又是砰地一声,青峰疑惑,怎么会又响一声?自己没有再次射击了啊。

然后,青峰看到那粒金属硬生生偏转了方向,击中一棵树的枝桠,抖落满地的雪。

那只鹿受惊地跑了,青峰不甘心地啐到雪地上,那小鹿崽子,都不行了还跑那么快。他意识到这个森林里有人在故意阻碍他打猎,不然那样精准的子弹怎么会突然偏转角度。同时他也惊讶于那人的枪法,竟然能拦截下自己的子弹。青峰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再不打到猎物,这个寒冬怕是难过了,他大叫道:“他妈的是谁给老子出来!老子弄死你!”

然后他听到身旁不远处的灌木丛里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一个红色的脑袋从里面钻出来,然后那个人站起来拍拍身上的雪走向他。

青峰从未看过这样漂亮的人。

他身形瘦小皮肤白皙,根本不像可以打出那样漂亮一枪的人,倒像是城里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公子。一头红发在白雪覆盖的森林里,被反光的雪地一照几乎是有些耀眼,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枪法精湛的猎人?

走进了青峰才发现,他有一双和发色对应的红瞳,看向他的眼神澄澈明亮,在夜晚即将来临时异于常人的惊艳,那双温柔的眸子里藏着与外表不符的野性。

青峰看的有些发愣,怎么也没想到这片林子里也会有其他人。

那人走到身前,晶莹的眸子里映上傍晚的森林耀眼的白光。

青峰这才想起来质问,抓住那人的衣领吼道:“喂!你是谁!干嘛阻止我打猎!这林子又不是你家的!”

那人也不恼,任着青峰抓住自己衣领,对上青峰的眼睛回答,声音清亮,透过大雪与寒风钻到青峰的耳里:“初次见面,我是赤司征十郎,守林人。”

青峰眨眨眼用可怜的脑回路思考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放开赤司的衣领,瞪大眼:“这林子还真有守林人?” 该死,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无人知晓的林子,还碰上了守林的人。

赤司慢条斯理地整理衣领,动作优雅的不像做狩猎这一行的,他瞟一眼眼前黑皮的猎枪,看到上面用虎皮做的名牌,青峰大辉,嗯,好名字。

“青峰大辉,猎法不错。”

青峰没有细想赤司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也没有觉得赤司赞扬得突兀,重点是后几个字“猎法不错”,哼,算这个小个子还有眼光。

暮色渐晚,在冬日,清晨和傍晚每一分每一秒天色都与上一秒不同,何况在这样的雪天。雪倒是有愈下愈大的趋势,寒风杂着冰粒袭来,青峰穿着单薄的皮衣打了个寒战,眼前的赤司倒是很镇定的样子,他戴起厚厚的帽子,衬得脸小的像个娃娃。

青峰看着眼前的人慢条斯理裹紧衣服再戴上帽子,冷得打了个大喷嚏。

赤司估计也是看青峰被冻得不行了,眉头微皱,询问道:“青峰大辉你的脸已经白了,要不要到我屋子里取暖?”

........妈的你现在知道问了之前怎么不邀请我到你家啊!!

青峰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然后跟在赤司身后,穿过风雪与森林,来到一间木屋。

那是典型的守林人的家,建在湖边的隐秘的地方,在茫茫雪夜中,青峰看到从缝隙里透出温暖的光。

啊,到家了。







开学以来就没怎么上网了😳
但前几天得空写了下试试笔,完全文渣😂不过没事,哈哈
祝小队长生日快乐,真的,我不怎么看动漫的看的电影比较多,小队长是我喜欢的第一个二次元😊
哈哈。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