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兵家 上

莫名其妙的脑洞,狗血莫怪。

考试前三天发文,作死真是。

同时柒柒千万嫑伤心,成绩不会一直背叛你的啦么么( •̀∀•́ )


#正宗ooc

#军营背景

#都是漏洞

#狗血预警

   


    唉——

    这是青峰大将军三个月来叹的第一千零一口气。

    是谁告诉他军营的生活紧张刺激考验能力?是谁?这是他行军的第三个月了,三个月前,青峰长治告老退朝,这几天估计正好好地待在府里乐呵呵欣赏着乐女,倒是苦了他,按照世袭的制度,青峰大辉正式成为帝光国第一大将军。守东疆攻南蛮,得随时抵御着边关各族的入侵。听上去倒是个宏伟的工作,可这几个月来他也就是打打山贼捉捉海寇,生活无聊的很。一身本领没地方使,那些民族将领好像都归顺了一样不打也不闹,虽然国家安定是好事,但对于武学天才青峰大辉来说,这风餐露宿、无聊透顶的生活还是得有一些强大的敌人来打破才好。

    本来就心烦地很了,偏偏军师还不对路。

   

    军师叫赤司征十郎,宰相他老人家的独子,从小能文能武天赋过人,还生的一副好相貌,小时候青峰家在晚宴的时候总能听起有人谈论赤司征十郎。野孩子青峰听着父亲对赤司的赞美以及对自己的训斥,不禁对这个赤司征十郎产生深深的愤慨。

    按理说,赤司应该世袭他父亲的职位当个大宰相,但这家伙却突然请命去边疆,说是那么乱的地方不能只有武官,出乎意料的,赤司的父亲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全朝上下他竟是头一个同意的。

    自此,赤司正式成为第一军师,在前年的几十年来最激烈的战争中仍然运筹帷幄,将来侵略的戎贼一个不少全部镇压,听说那场战役赤司还亲自上场,骁勇程度甚至和青峰长治不相上下。从此再无人质疑军师的判断。

    青峰当时听了赤司的事迹简直热血沸腾,总想找个机会和赤司交交手,但赤司对自己的请求是充耳不闻,瘦小的背影在大漠的风沙中扬长而去拖着衣裾头也不回,弄得青峰像个傻子一样跟在小小的军师后面。

    军师好像喜欢下棋,青峰总能在赤司的营帐里看到赤司严冠束发端端正正坐在矮桌前面下棋的样子,悠闲淡然的样子一点儿不像浴风浴沙的兵家男儿。

    不过本来也不是兵家的。

   

    这日子简直太无聊了,青峰每天练练兵整整队,剩余时间全部用来溜出军营偷看人家山间姑娘洗澡,虽然每次都被赤司揪着耳朵回来,青峰还是乐此不疲。

    直到青峰又一次因为给人家姑娘采花被逮回来,赤司又一次用同样命令的语气教育他时,他想起这无聊透顶的生活和都城里的好生活,青峰忍无可忍地吼道:

    “喂我说赤司你整天紧张兮兮研究战术研究地图你不嫌累啊!无聊透顶我去寻个乐子怎么了!”

    “战争随时有可能爆发。”

    “嘿好笑了,现在可是太平盛世!”

    “战争是无形的,潜在于边关的每一缕风,每一株草中。”

    “哪有那么玄乎!这两年又不比前些时候,那时候多刺激啊,我一当上大将军这天下就太平了。赤司我说你不要太操心行吗?”

    “青峰大辉!帝光的天下容不得你这样胡来!”

    “哼,太无聊了啊!天下没人能打得过我了啊。”

    每天不过是和士兵们喝喝酒赌赌钱,练个兵,找人切磋都是赢,青峰感到厌烦,这日子真是单调得没法过了。他坐在草丛里,手肘撑地,由下至上地看着身披羽织的,面容精致的军师。赤司的表情深邃得可怕,光在那张脸上打下阴影显得晦暗不明,逆着光,青峰只看到那双宝石一样闪光的眼睛。

    “那么,我来和你打,青峰大辉。”

    声声铿锵,落地惊雷。


    比试的那天下午,青峰简直热血沸腾,天知道他有多想和赤司征十郎打一仗。为了这场比赛,青峰这几天也不偷看漂亮姑娘了,整天在练兵场上练武,将士们不禁感叹将军终于认真起来了。

    和青峰相比,赤司征十郎要淡定许多,本来什么样的日子还是那么过,上午读书,下午下棋喝茶,晚上研究兵法。淡然地好像那个约定不曾存在。

    士兵们将永远记得那个下午,他们的将军和军师,两道身影,一高一矮,一黑一白,不断交织着,边疆久违的阳光,混着炊烟的苍穹,轻薄绚丽的云霞,大漠上昏黄的枯草,带着深秋特有的凉意,沁入每个战士的心里。

    比试的结果,出乎意料地,他们的大将军输了,两手支撑躺坐在地上,用和那天同样的姿势看着赤司征十郎。一身戎装,英武无比。

    远处夕阳正好,金黄的颜色刺破大漠萧萧凉风照过来,将赤司和青峰映得只剩朦胧的轮廓,像是谁用最缓慢悠远的手笔,洒下最光辉的岁月。

    青峰仰视着赤司瓷白的面孔,阳光正好被揽进青色的眼睛里,刺得让他不由地眯起眼睛:

    “你赢了,赤司,”

    将军认输了,令人惊讶的是,青峰的眼睛里盛满笑意,不知名的东西从眼里再次绽放出来,

    “跟你比试,太他妈爽了啊!”

    赤司没有说什么,走上前,单手扶起青峰,青峰看到赤司白皙修长的一双手,比他的手小上一倍,没有任何伤痕,甚至连常年握着兵器的茧子也没有,他不禁疑惑赤司是怎样拿得起铁枪和金戈。

    “大辉,从今天起,好好练兵,别偷看人家姑娘了。战争随时有可能爆发。”

    青峰站起来,低头看着眼前瘦小的,漂亮的军师,不由得从心里生出一股子敬畏,他躬下腰,虔诚行了个军礼。

    “遵从指命,赤司军师。”

    青峰行个端正的军礼,傍晚的阳光混着狂风与黄沙,吹起身后一片贫瘠的枯草。

    深秋了。

  


     自从那日比试之后,士兵们就发现将军简直像换了个人,每天认真操练,也不吊儿郎当和他们一起玩骰子了,剩余时间都窝在军师的营帐里,听守营的兄弟说,青峰将军简直穷追不朽纠缠着赤司,让赤司和他来比一场。

    哼好笑,他们的赤司军师是那么轻易就答应别人请求的人吗?

    青峰大辉现在觉得军营的生活一点都不无聊了。

    赤司那家伙好像总能调动自己浑身的血液,让他不由自主地就跟在他的身边。相处久了,便发现赤司也会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比如说,赤司每天一定要腾出两个时辰下棋,被打扰的话整个人都会散发出恐怖的气场;再比如说,赤司其实很怕烫,每次大家烧汤的时候赤司总会最后一个喝,还不时被烫得两眼泛红。青峰越来越觉得赤司可爱,虽然这种词也许并不适合放在他身上。

    他每天绕在赤司身边,久而久之,就连赤司也渐渐和他熟络起来。

    青峰的学术一窍不通,小时候太傅也没能教好他,赤司就给他讲兵书,奇怪的是,青峰一听就会,大约生来就是要征战沙场的。

    赤司给他讲书的时候,穿得仍然一丝不苟,赤发被束在头上,落下长长的尾发。他听着赤司清凉的嗓音,抑扬顿挫循循善诱,像是盛夏后庭院里干净澄澈的池水。青峰就侧头看着赤司,一动不动看着发呆,直到对上赤司疑惑的目光才惊醒。

    真想一直这样下去啊。


    但是战争来得太突然。

    那天夜里,青峰从营帐里被惊醒,外面兵器相见的声音传来,他有种不好的感觉,紧接着有士兵来通报,外族打进来了,现在正在厮杀。

    青峰的血液全部涌上来,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穿好盔甲冲出去,带着一丝的紧张和兴奋。

    他冲进赤司的营帐,看见赤司将疆域图铺在桌上,看到他进来,连忙起身。青峰看着赤司,

    “喂赤司!外面打起来了!我要上了!”

    “青峰,不要着急,战事并不危急,身为将领,你应该最后上场。”

    “胡说!身为将军,我应该带头冲锋,鼓舞士气。”

    赤司皱眉,青峰觉得这场仗估计不是那么好打,昏黄的烛火下,赤司开口:

    “明日戎族正式打进来,那你就带头杀敌,对方的首领善远攻,你尽力冲到他身边,记住,擒贼先擒王。若是战况紧急,我就上场。”

    青峰有些发愣地看着赤司,赤司穿着羽织,披着狐裘,雪白的狐裘将赤司的脸衬得像个仙人一般。青峰郑重地点了个头,走出营帐,眼前的荒野上,火光冲天。

    “大辉,要赢啊。”

    .tbc.


啊啊啊啊,这篇文纯属一时脑洞,然后就是。

我的考试真的没有复习!不知从何下手啊啊啊!

世界再见。


p.s.话说下章小队长要上战场了,我又两个分叉的脑洞洞:一个是小队帮黑皮挡刀梗取自鸡腿子大大的军娘。还有就是两人一起杀敌创造奇迹。这两个梗哪!个!好!

吼吼.


评论(2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