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子赤】客死他乡 上

没错哈哈哈哈哈真的是子赤qwq

我真的含泪吃下这碗安利TvT这个有毒啊!

柒柒的有毒安利2333

那个,下篇是柒柒哒! @墨柒-日你狗的期末成绩O_o 

#脑洞来源密林客户端

#有点渣系列

如果不能住在你心上,都是客死他乡。

                                ——张嘉佳

根.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

  几十年前,还是几百年前?真的记不清了,时光对于他们来说太漫长了,像暗无天日的山谷里高峻的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滋生,从未看见过尽头。这样漫长的时间里,他的头发长了剪,剪掉又长,却不见父亲有半点变化。

  大概这种想法,赤司征十郎那样优秀的精灵是永远不会有的。

  开始…是小时候午后的花房吗?悠长辽远的光线直射下来,穿过透明的介质打在花瓣上,又反射到赤司的眼睛里。把红色的那只映得比这些娇嫩的玫瑰还水润,把金色的那只映得比鲜艳的向阳花还耀目。父亲对着他温柔地笑,微凉地手揽过他的红发,千万根细长的发丝在那双好看的手里一点一点变得柔顺。父亲的头发是蔷薇的颜色,盛夏里开得最美的那种。他好奇的转头,对上一双璀璨的眼眸,盛着满眼温柔的笑意。他的父亲,当真比女精灵还要好看啊。

  还是那个星夜开始的呢?他还小,大半夜叫醒身边熟睡的父亲抓着他的手嚷着要去林子里看那匹会发光的独角兽。父亲的睡意尚浓,但还是打起精神陪他穿过森林里的荆棘,保护着他不受伤,然后又在漫天的星辰下带着没有看到独角兽而失望的他,摘下那朵盛开的夜蔷,克服睡意对他笑,他看到有星光碰撞到父亲的眼睛里,幽暗的森林里只有漫天星光和父亲的眼睛是亮的,晃得他失神。

  “征也,过来。”

  父亲经常说这句话,简单的音节在嘴唇张合间流连辗转,让心灵随着音节的变换也荡漾浮动,在尖儿上开出小小的花。

  他看着高坐在王座上的父亲,殿里向来昏暗,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父亲这样叫他的时候好像会有一束束的光线洒下来,穿过枝桠形成斑驳的光影,树枝随着林里的风摆动,父亲的模样似乎也变得不真实。

  是了,就是这时候开始的。父亲还当他是个孩子,将他唤到身边,赠予每日的花,清凉的嗓音回荡在这大殿里,像是一场梦。

  但愿长醉不复醒。

  他听有人说过,在虚拟的浮木上生根的感情,永远难以枝繁叶茂。他想,是的,父亲是高高在上的赤司征十郎,别说对他了,大概是永远不会去想两个男精灵之间的事的。

 

 

.

  他将所有的心事在那个烟花盛放之夜和老树说,那棵传说听到烦恼就可以帮忙解决的树精。老树一直默默无语,倒是他,也不管传闻的真假,整晚坐在粗壮的树根下,将对父亲的奇怪感情悉数倾泻出来,他离开后,烟火底下,老树垂下的枝花萤萤发了光。

  成长大约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因为母亲很早之前就逝去的关系,一直是父亲带他成长。正因为如此,他的性格完美地继承了赤司征十郎的特点,坚毅顽强,不畏强敌。

  母亲是另一片精灵之森的皇室公主,美丽非凡,品格高雅。但是听其余精灵的八卦,赤司征十郎和母亲似乎没有很深的感情,只是单纯的皇室联姻而已。

  他越来越出色,许多女精灵对他芳心暗许,他也开始与女精灵交上朋友,一起旅行一起狩猎,整天外出不还家。偶尔回来时看见父亲孤单瘦小的背影,眼睛里有微微伤感的光。

  父亲还是在乎自己的啊。

  那天他在为一个精灵举办的九百岁成年礼上喝了酒,即使一百年前就成年了,父亲还是不给他碰酒,也许是害怕本来自己就不会喝酒,遗传了父亲的他肯定也不能。

  他记得,很小的时候曾经看到过父亲喝醉的模样。只是那一个小小水晶杯,就让赤司醉的连走路都要撑着他,那时小小的他只能勉强支撑住父亲,而现在,估计轻而易举就能抱起来。看着父亲瘦小的体型,他想。

  意外的,他的酒量好到不可思议,好到让他怀疑是不是父亲把所有对酒精的控制基因全部遗传到了他的身上。

  烈酒壮胆,他鼓起勇气跑到父亲的书房想要把长久以来的心事告诉他,但是却意外地看到那个叫青峰大辉的人类也在书房,对着父亲做着些他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这些事情,明明只有自己可以做的吧。

   父亲和青峰大辉是旧友了,在人类青峰还是个少年时就相识,那个人和他的名字一样,桀骜不羁,大概是个善斗的粗人吧。但是他对父亲到是真心好的,他不止一次地看见过不苟言笑的父亲在和青峰相处的时候舒展的眉眼。真好看,可惜不是他的。

  不过也好,至少父亲不会对男性精灵的追求感到反感不是吗?

  父亲和青峰在一起,他对父亲的感情倒是越来越深了,那棵浮木上迸出微小的绿光。

  他快要沉溺了。

 

 

叶.

  青峰死了。

  是啊,又不是像他们一样的精灵,总该有这一天的。青峰足够幸运了,活得比普通人都要久,当然很大一部分是因为父亲,他不止一次看见过父亲趁青峰熟睡时偷偷用精灵的力量为青峰延长寿命,第二天看到面色苍白的父亲,他都会心疼。但看到父亲在青峰不知所措的关心下美好的笑意,他也不管了,父亲高兴就行了。

  赤司和青峰的确度过了几十朝岁月,但赤司征也这几十年却是熬过来的,对于精灵来说从未感到过的漫长。

  他陪着难过得快要支撑不住的父亲将青峰深埋于那棵神奇的古树下。父亲没有哭泣,记忆里赤司征十郎也从来不会哭泣。父亲立在那棵老树前,久久立着没有说话。

  俯视着父亲,才意识到原来已经比父亲高这么多了。父亲很讨厌别人谈到他的身高,小时候偶尔有一次看到父亲与另一个精灵身高的差距,那时简直天真,他指着父亲问为什么父亲长得不高,马上就被父亲要求猎杀五十个兽人,任务不完成不可以回家。那是才知道父亲对于身高这样在意。不过,那样的父亲有些脱离平日般的可爱。

  他偷偷瞧着身旁的父亲,伸了伸手想要揽下他,但还是缩回手。

  现在不是时候。

  父亲好像没有太多的悲伤,即使有凭他父亲那样的性格也并不会表现出来。不过应该早就想到了,人类的寿命太短了,有些精灵一生如果不和同类在一起,则要更换太多的配偶。

  随后父亲离开了,留下一个背影,背影里透出明显的坚毅。他的父亲一直都是那样,从不会把想法展现给他或是其他的精灵。

  强大,却也易碎。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久到连他都不记得兽人侵略了多少次,父亲和他又是征战了多少次;隔壁林谷的谷主来拜访了多少次,他们又回访了多少次。很久很久的一寸时光,很长很长的一段岁月,他在成熟。但是父亲和那棵老树却没有变化。

  这是场单恋吗?

  不是,他分明看出浮木上闪动的叶。
   
    tbc.

哈哈哈代入密林也没有违和感!

我写的这段大概就是一个平淡的故事。

情人节快乐(๑•ั็ω•็ั๑)

评论(2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