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神明大人你不可能这么可爱

☞所以说,这篇脑洞产物我也发了上来233

☞所以说,仍然是小学生文笔

☞所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仍然欢脱(・ิϖ・ิ)っ

☞拖的时间太长,上一篇链接也不方便发,╭(°A°`)╮请体谅233

  
篇二.
  
      “...什么跟什么呀!到底是怎么了嘛!”

   “妈 的赤司你敢说你没有差点烧掉我家!”

   “那种程度的天火算得了什么啊。”赤司的底气有些不足。

   “总之桃井你先去卧室看看!”

   “诶?!好吧...我就说没有我在家啊阿大你干什么都不行....”

  桃井小姐打开了卧室紧闭着的门。

  桃井小姐微微一愣。

  桃井小姐发出一声大叫。

  青峰先生和赤司大人不由得震了震。

  “啊!!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阿大!你过来给我解释!”

 

  青峰先生微微低头像面对班主任一样,垂着眼睛解释,同时巧妙地将事件往赤司身上引。

  然而,青峰先生现在非常惊讶桃井这个阿谀献媚的女人一听到是赤司干的事之后莫名其妙地态度转变。她脸上的表情和黄濑受到欺负但还是挤出笑容的表情如出一辙:

  “啊哈哈哈所以说是赤司大人做的啊,阿大你早说嘛!赤司君刚到人界需要有适应过程嘛!小绿和我说过,这很正常。”

 

  what the fuck.

  青峰正准备怒骂桃井的时候,那个麻烦的神明的声音从浴室传来:“大辉你现在可以把我的衣服给我了吗?”

  “我不是说了不允许在家里玩火吗!”

  “那我没有衣服穿啊!”赤司声音好像有点委屈,笨蛋青峰这才意识过来赤司没有衣服穿,于是莫名其妙红了一张老脸。

  桃井听到现在也大概明白了从自己回家就听到两人在争论着什么,估计是赤司君被干粉喷了一身洗完澡后没有衣服穿了吧。桃井今天出门时是按赤司的体格买了衣服的,反正是阿大的钱她也不心疼,于是她刚想把衣服拿出来让青峰递给赤司,话正要出口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如果赤司君的体格穿上阿大的衣服会是什么样呢?

  嗯...interesting.

  “啊,赤司大人没有衣服穿吗?哎呀阿大你也真是的提醒我给赤司君买衣服嘛!不过赤司大人!你可以穿阿大的衣服呦!都是男孩子没什么的吧!”

  “哈?!五月你在说什么呢我的衣服给那个家伙!怎么可能嘛光是身材他就撑不起来好吧我这么健美的体型赤司那个矮子怎么可能穿的上嘛.....”

  青峰怎么也不想把衣服给赤司穿,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看到购物袋里有衣服露出来的一角,他走近然后把它拉出来,一件明显比自己衣服小上很多的男装。

  “什么嘛五月你明明买了赤司穿的衣服啊!就算没有赤司绝对穿不上我的啊!我这么高大身躯穿的衣服哪是那个小矮子能穿的!像他那样应该穿童装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够了,闭嘴,青峰大辉。我就穿你的了,给我把新的那件扔掉。不然烧了。”

  青峰不明白赤司为什么放着合适的不穿偏要穿他的,也不明白为什么赤司穿着宽宽大大的衣服出来的时候眼神都变得阴沉望向他,他认为可能他之前的那番话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哪里惹这个祖宗不高兴了?难道是...

  “小矮子?”青峰无视五月挤眉弄眼的样子对赤司说。

  赤司好像没多大反应,但是他转头的时候感觉到后背有热热的东西,桃井好像叫了一声,然后他照镜子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时,发现自己的衣服被烧出了一个洞。

  “卧槽赤司你干嘛!谁叫你烧我衣服的!”

  赤司大人没有回应,轻车熟路跑到茶几下面找了一盘国际象棋摆开,开始自己和自己下棋。

 

  青峰觉得自己的忍耐快要到一个极限了。

  桃井好像意识到现下情况不妙,挎起购物袋小碎步移到厨房开始做饭,她买的汤豆腐是现成的,搁进微波炉一热就能吃了。

  青峰也不和赤司说话,走路带风地“砰”一声坐到沙发上,往背后一靠靠到墙上,然后后背被墙冻得冰凉。他想起来自己的衣服刚刚被那个不省心的家伙烧出一个洞,爆了个粗口,气冲冲跑到卧室换了一件,然后走出来,从抽屉里抽出写真来看。

  看到一半青峰就觉得看不下去了,这种东西是要有愉快的心情才能好好享受的,现在这种情况弄得他一点儿心情也没有。他抬眼望了望正淡定地下着国际象棋的赤司,刚平静一点的心又开始烦躁,不就是好仗着有几个神力,有几个智商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才不稀罕!不过如果让这个不可一世的赤司征十郎觉得智商上受到了碾压,不就给自己出气了吗?

  然后他想到了被自己扔在床底下的,从小父母给他玩,自己却怎么也学不会的将棋。

  “喂赤司,国际象棋对你这种天才太没有挑战力了吧!看看这个!”

  赤司好像对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很诧异,直盯盯看着他:“大辉...这么快就不生气了么?果然笨蛋的情绪就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啊。”

  ....忍一忍,待会他怎么也学不会将棋的时候就有好看的了。

  “你看看这个叫将棋的东西,我们学校没几个能下好,也就绿间那家伙,如果你一个小时之内学会我可以任你驱使!但是要是你一个小时没有参透的话...你就随便我怎么惹你!”

  “哦?”赤司拖长尾音,好像显示出极大的兴趣。

  感觉很简单的样子啊...

 

  青峰突然觉得话好像说得太大了。

  青峰硬着头皮看着眼前穿着大了几号的衣服的人认真查看教程。

  青峰看到赤司衣领快滑落了。

  青峰准备上前拉一下衣服。

  青峰突然听到一声“大辉,我好像会了。”

  青峰愣了一会儿。

  青峰看到那双漂亮的眸子有熠熠的光。

  青峰觉得五雷轰顶。

  青峰摆出了生无可恋脸。

 

   “......你他妈在逗我?”

  赤司拧起眉毛,皱成小小的川字:“大辉你不要说那样不文明的话,很没有礼貌的。”

  “....君,趣吾矣?”

  “我说会了就是会了,没有闲功夫趣你不趣你的,按照约定,你应该做我的牛马了,大辉。”

  “....妈的我就知道!”

  赤司又皱起眉:“都说了别说脏话了吧,我命令你不许再说,这是刚刚大辉自己说的吧,现在大辉要听我的了。”

  “....你不是上天派来来保护我的吗!”

  “对啊,保护你这么大的孩童就是要养成不说脏话的习惯呀。”

  青峰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对着墙壁,把自己能想起来的脏话全都说一遍,可是说到一半他就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了。

  青峰一阵慌乱,望向赤司征十郎,后者一脸淡定地下着刚刚学会的将棋,看都没看他一眼:“我下了咒的,大辉如果你每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会发不出声音。”

  ....艹。

  青峰试着吐出两个音节,正常。

  青峰又试着吐出两个脏话的音节,无声。

  “该死那以后别人听我说话不就和结巴似的!”

  “反正丢的也不是我的脸。”

  “草(无声)赤司娘的(无声)你他妈(无声)专门与我作对是吗!妈的(无声)老子才不逆来顺受呢!”

  青峰说完自己都愣了,然后看到赤司憋笑的表情。

  这时桃井端着几盘热腾腾的菜出来,正好听见青峰说的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一下就变了:

  “阿阿阿大!你怎么结巴了!”

  赤司没有憋住,扑哧一声笑出来,然后偏大的衣服有些滑下来,又往上提了提。

  青峰觉得再也不能忍:“你娘的(无声)五月你要知道都是赤司啊!妈的(无声)他不知道干了什么事弄得我他妈(无声)不能讲脏话!”

  桃井愣愣地听着眼前愤怒的黑皮说话说的像蛇精病似的,也没有憋住,笑得差点把手上的盘子给打碎了:“哈哈哈阿大,我记得你没有那么喜欢说这些话啊,怎么这两天爆字数了?”

  “我也不知道!肯定是这家伙啊!莫名其妙到我家还惹那么多事儿!都是赤司!”

  “大辉你别太激动,我只是下了三天的咒而已,你要是在这样我就给你下三个月。”

  “....该死!”

 

  这时桃井把菜摆好了,招呼着赤司和青峰来吃:“赤司大人!吃饭了哟!快来尝尝人间的汤豆腐!”  然后她转向青峰,莫名想恶作剧:“阿...大,你也来,来,来吃饭吧!我...特意....噗哈哈哈学不下去哈哈!结巴的阿大好蠢啊啊哈哈哈!”

  “草(无声)五月你这女人真是他妈(无声)闲的没事干吧!”青峰骂骂咧咧,看着笑弯了腰的桃井,转而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五月!今天的饭....你自己做的?”

  “诶?!没有啦....”桃井睁大眼睛。

  “哦...那就好。”听到这个回答,青峰舒了口气,坐到饭桌上。赤司十分自然地坐到了他身边。

  “唉,本来还想让赤司大人尝尝我的手艺来着,可是到超市了才发现今天竟然歇业,来不起到集市了就买了现成的汤豆腐。赤司大人你没吃到我的饭太可惜了!” 桃井叹着气,惋惜得不得了。

  赤司这时正准备开始吃一吃这个白白软软的方块一样的东西。显而易见的东方食物,他在西方世界时理查给他进贡过这个,看起来就很没有味道的样子也就没有吃了,不过今天真正到东洋了才看到正宗的豆腐,好像也不是那么乏味的样子。

  听到桃井的话,赤司放下勺子,好奇地抬起头:“五月,很会做饭吗?”

  听到神明大人的问话桃井的眼睛都亮了:“嗯嗯是的哦!一直很好吃的哦~”

 

  一直旁听的青峰倒吸一口冷气。

 

  “阿大你那是什么反应啦!你应该向赤司大人热情介绍我的厨艺啊!”

  青峰默默看了一眼身旁神明瘦弱的小身板,他的睡衣穿在他身上都快掉下来了,这样的人吃桃井的料理一定会死的吧,神也逃不掉的,一定的。

 

  青峰不说话。

  赤司等着青峰的回答。

  桃井等着青峰的回答。

  青峰沉默。

  好吧,话题结束。

 

  赤司终于能张口吃下这个软软的豆腐,刚刚他用舌头碰了一下豆腐的表面,好像很好吃的样子嘛。

  于是他一口把那勺豆腐给吞了进去。

  ...好烫!

  赤司猛地眯起眼睛,滑下去的豆腐在食道里缓缓滑动,带来强烈的痛感,灼烧着食道的内壁,简直像一团火在燃烧,呛得他不断咳嗽,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怎么忘了,自己吃不得热的东西来着,原来每次吃东西前理查好像都会命令人把它吹凉。

  真是,让那个笨蛋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

 

  但现在青峰和桃井眼里的赤司完全是另一副模样。

  青峰的余光瞥到赤司的动作,转头就看到赤司一副痛苦的模样,惊得他放下碗筷,还以为桃井欺骗了他,其实今天的菜就是她自己做的,想把他们都毒死。然后青峰看到他的衣服顺着赤司的身体滑下来一截,加上脸颊上的红晕莫名让青峰看愣了,情不自禁咽下口水。

  桃井坐在赤司的对面,被神明大人发出的动静吓了一跳,抬眼就看到赤司难受的神情,有一瞬间她以为赤司的封印被挣脱开了。然后就看到由于身体的收缩,赤司身上阿大的衣服滑下来,肩头关节的地方透过白皙的肌肤泛出红色,像是本子上触们的画,搞得她一激动。桃井注意到青峰看这幅样子的赤司君已经愣了,心里一喜,为了掩饰感觉低头把豆腐吃完。

 

  其实青峰有些被吓到了,忙问是怎么回事,然后神明大人缓了半天憋出来一个字:

  “烫。”

  青峰莫名觉得三观被打碎。

.tbc.

故事是不是很狗血又软萌╭(°A°`)╮

所以下篇真的很想让奇迹出场23333

评论(2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