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路伴儿

♞一个不知篇幅的故事
♞作家青×编辑赤(处在不同领域画风也不同系列)
♞因为是这样的设定,会有极其ooc的青峰和赤司,真是抱歉ヽ(´・д・`)ノ
♞这个算序章的东西也罗里吧嗦我快被烦死了
♞更的肯定超级慢...当个小短篇看吧...很长时间没有更不好意思...真的很忙...

00.
 
  青峰大辉和交往了十年的女朋友分手了。
  女友说看不惯青峰大辉这成年后就吊儿郎当不修边幅还粗暴至极的邋遢作家的样子,和他吵完架的当天晚上就收拾好东西一去不回了。
  后来短信说分手,语气是满满的不满和愤懑,青峰知道留不住她,也不想留住她,于是回了声哦,把强牵了十年的丝线给断了。
  青峰写了段匿名的十年回忆录投给杂志社,把自己的经历融进男主角的血肉里,没等评价来就自己唏嘘得一把长泪一把叹,把自己感动得要命。
  文章意外地受到了各年龄段读者的一致好评,后来被扒出来作者就是他,读者们竟赐给了他一个称号叫“文风颓废情感异常细腻的糙汉”,正逢年底的年会,杂志社给了青峰一笔数额不小的稿费和奖金,加上先前攒下的存款,正好够青峰进行一次长途旅行。
  他很早就想着去国外看看,看看埃及扭曲的阳光和金字塔,看看北美大胸的妹子和全身绿的女神像,看看西欧狂奔的羊驼和苍白的人种。
  这愿望很早就在青峰脑子了成型了,但由于女友的关系一直没能实现。
  青峰装模作样地想要来一次失意的旅行,于是开始在网站上找旅伴儿。
  最后在好像没人要一起的时候,青峰收到了一位叫“AKA”的男人的邮件,简洁明了地说明他看了青峰的资料,他也有这种想法,并礼貌地询问要不要同行。
  青峰一开始是在犹豫着,他找旅伴儿的初衷是想找个大胸的妹子,在雨林碰到危险可以怯怯躲到他身后的那种。而不是两个男人一起,这样漂亮妹子还得分他一半儿。
  但后来青峰想通了,或许两个男人的优势要比男女搭配来得更多。比如刚认识时不需要在意言行;比如他想去酒吧看漂亮妹子时没有太多顾虑;再想远点儿,如果到时候两人发生争执,可以该打就打,分道扬镳了也不用在乎对方一个人旅行是否安全。
  于是想通了的青峰大辉丢下刚刚没有看进去的麻衣杂志,一个箭步冲到电脑前开始回复那个男人的邮件。

  一封邮件发出去不久,青峰又收到了回复。两人就这样停停走走间断着联系了整整一星期。
  后来青峰实在忍不住这熬人的邮件联系了,慢就不说对方还不一定看得到,有些事情还是说出来比较方,比如说青峰稀里糊涂地把飞往伦敦的机票给订好了现在不知怎么开口。
  于是青峰率先发出自己手机号码,让男人联系自己。当晚辗转难眠的青峰就接到了来自京都的陌生电话,他一个蹦起从床上跳起来接通来电。
  “喂?!青峰大辉!”
  ......青峰思考一会儿,又在这句话后头说了句“你好”。
  “您好,赤司征十郎。”青峰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出神,这个叫赤司征十郎的男人的声音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他之前觉得赤司至少也是三十岁往上的中年,他邮件的语气十分成熟礼貌,严谨又认真。但他的真实嗓音清亮空灵,没有青峰那种常年抽烟被熏出来的烟嗓,隔着电话线听来好似少年。
  “...啊、啊,你好。”青峰莫名有些局促和紧张,连讲话都礼貌温和了许多。
  电话那头的人一下笑出声,不含声带振动的轻笑,比青峰听过的电影配音都好听。
  “那么青峰先生,不是你让我打电话给你的吗?请问您要和我商量些什么?”
  青峰这才想起要说些什么。
  “啊...哦,昨天我把机票给订了,去伦敦的,后天出发,邮件里你说过想先去那里的吧。”
  电话那头的赤司征十郎听到这句话,微微发愣,他是在第二封邮件里偶然提过,既然自己先提出的同行,那么自然是先去青峰要去的地方。那个叫青峰大辉的男人倒是细心,机票都订好了,会是不错的同行者吗?
  是也没用,大概不会和青峰先生一直在一起的。
  另一头的青峰先是听到一阵沉默,还以为自己这鲁莽的行为被对方嫌弃了。然后他又听到一声轻笑,接着是清亮的嗓音:
  “那好啊,后天我在东京机场等着青峰先生。”
  “青峰先生费心了。”

  直到凌晨四点钟,青峰大辉一直睡不着觉。
  今天就是出发的日子,行李什么的都准备完毕,签证也早已办好,按理来说他应该一觉睡到九点再去乘十一点半的飞机,但他就是睡不着了。
  大概是有点紧张吧,这种心情简直像他十四岁时第一次见网友,不,比那要更甚,毕竟决定好了要一起旅行的,就像你不知道网友是什么样之前就订好了要做男女朋友一样。
  那个赤司征十郎应该昨夜就到了东京吧,毕竟京都和东京有着不近的一段路程,那么现在自己和他就在一个城市了?说不定赤司征十郎住的旅馆正好在他家附近?说不定昨晚采购的时候已经见过面了只是互相不识?
  青峰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就这样睁着眼顶着前方的电视机不知有没有睡着地,迷迷糊糊地坐到天亮。
  今天的天气好像非常不错的样子,清晨就有阳光照进来了,还挺刺眼,让一夜没合眼的青峰大辉眼泪流个不停,穿着老头背心爬起来洗脸刷牙。
  根本坐不住,打发时间似的绕着附近的街区晨跑。他向来有晨跑的习惯,但却经常吵醒熟睡的女友,俩人大吵一架后他便没有继续了。
 
  晨跑完毕后果然还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青峰没有出过国,那天机场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国际航班的话最好提前至少两个小时到机场,打印登机牌海关安检什么的都会比较耗时间。
  于是早晨七点半,青峰大辉到达东京机场。
  他不方便先去候机或打印登机牌,因为赤司征十郎的机票在他手上。青峰觉得自己简直愚蠢,早知道这样就先把机票用国内号称业界良心的特快邮递给寄到京都去。
  妈的,傻透了,真是傻透了。
 
  无聊透顶的几个小时应该怎么过?
  青峰大辉告诉你,这几个小时足够把一款极其烧脑的游戏给玩通关,足够把一款音乐剧情游戏玩到大结局。
  就快要看到大结局剧情的时候,眼前洒下一片阴影,青峰不由自主地抬头,心里莫名砰砰直跳。
  那么一瞬间,他撞见了那人有些懵懂的表情,有些茫然的有些惊诧的表情。他相信自己的神情和这个人一定相差无几。
  青峰从来没想过那个和他来回发邮件的赤司征十郎长这样。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他想过也许赤司年龄不小了,爬上轻微皱纹;也想过也许长得并不好看,毕竟邮件里从本质透出的精英感觉让他本能认为长相一般,说不定还是个啤酒肚。
  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找到一个这么漂亮的旅伴。
  赤司征十郎,人如其名,让青峰大辉感到一种奇妙的巧合。他的发色介于蔷薇色与赤红色之间,清晨的阳光和机场的玻璃窗外透出的蓝天衬得他的发丝有些耀眼,让他不由想到曾经看过的一本怪谈小说,里面魅惑人心的妖怪也有这样一头赤发。尤其那双眼睛,逆光而成的光点在朱红的眼瞳里闪动,平添了几分流光溢彩的感觉。
  他长得真精致。
  青峰从没想过什么男人可以用“精致”这个词来形容,女编辑们整天抱着手机嚷嚷的那个明星黄濑凉太他看了也觉得只不过是漂亮和阳光。
  但是赤司长得真精致。
  他的五官比例好像是最高级的美绘师用电脑描出来的,没有可以强调什么“三庭五眼”,但正由于刻意地不去刻意强调,反而画出了更惊艳的效果。
  当然,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是青峰大辉后来才想到的。这时他只是发愣,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人看,时间好似很漫长,但事实上距离青峰眼不眨地打量赤司到赤司开口说话只用了五秒钟。
  “...您好,是青峰先生吗?”
  和电话里一模一样的声音,语调微微上扬,好听得要命。
  “啊...我是,你是那个赤司征十郎?”
  “是的。”好像是个挺温柔的人,一双眉眼都笑开了。
  赤司很自然地坐到青峰身边,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在脚边堆放着,从青峰的角度看过去像是明信片似的,构图都恰到好处。
  他们都没有说话,青峰稍稍有些窘迫,重新低下头玩手机,由于赤司的到来耳机不得不去掉了,所以他现在心不在焉刷着推特。
  倒是赤司先开口。
  “没想到青峰先生来这么早啊,让你等这么久真是很抱歉。”
  这礼貌得过头了吧?!!
  “啊,啊...没事,我醒的早,”青峰莫名局促,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于是抓抓头。
  “还有,你可以不用喊我青峰先生的,喊我青峰就可以了。”
  “这样啊,那就...青峰?”
  “嗯。”
  “青峰早上吃了早餐吗?”
  青峰大辉这才想起早上紧张得忘记了吃饭:“啊...还没有...”他觉得自己现在怂得要命,讲话都跟个娘们儿似的。
  妈的青峰大辉,你给我出息点儿,还没看到大胸妹子呢。
  赤司恰到好处地笑笑,配在那张脸上好看过了头,好像练过很多次怎样对一个陌生人微笑一样。
  “是吗?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呀。真是辛苦了。我去那边买杯咖啡,青峰先去办理登机手续吧。”
  “嗯...啊,我说你办过了吗?登记手续。”
  “还没有呢,青峰不是还没有把机票给我吗?”
  “啊,那我帮你一起办了,你把身份证给我就行了。”人家给自己买咖啡,自己也不好意思只忙着自己吧。
  “那就麻烦青峰了。”赤司好像有些惊讶,眼睛在一瞬间瞪得大大的,那样的神情让青峰有些怀疑自己是个抢劫身份证的歹徒。但他转而又笑起来,转身从包里拿出证件递给青峰,青峰注意到他的手也很漂亮,配上脸上的笑容,这让青峰莫名一阵心跳。
  赤司转身去买早餐,他还有点愣,直直看着赤司的背影。他看起来真的很小,不论是长相还是身量。青峰大辉自知身高超出日本人平均值好几个百分点,所以赤司这种平时只能勉强达到平均值的身量在自己面前简直可以称得上娇小。
  会不会其实只是个学生啊,那家伙。
  程序办理到一半时他突然想到。可是赤司的身份证上的年龄的确只比自己小几个月,曾经青梅竹马的少女揶揄过自己像是吃着激素长大的,连带讽刺着身边那些同样高大的同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他的高中几乎在篮球部度过,大学也浑浑噩噩不学无术,打了多少文章,大概也就打了多少场球打了多少局游戏。当时觉得自己身高完全正常啊,反正大家都这么高,结果初入社会时猛然发现视角很高,他这才明白自己的身高到底是什么样一个水平。
 
  赤司买早餐的速度远比青峰办完各种手续要快得多,他回到之前的座位上时赤司已经等在那儿了。
  他正缓慢地饮一杯咖啡,左手拿着无处可扔的塑料盖儿右手端着纸杯。他试着吹了一下,有滚烫的热气升腾而上。赤司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还好没贸然喝下,这水蒸气的温度准把舌头烫麻。
  这杯咖啡实在难以喝下,赤司开始东张西望,正好看见稀稀拉拉的人群中向自己走来的青峰大辉。赤司对他露出微笑,在青峰坐下时递给他自己买好的三明治。与此同时放下杯盖接过青峰递过来的手续。
  “喏,买的三明治。吃一些吧,还有不短的等待时间呢。吃完我们就可以去候机厅了。”
  青峰点点头,转而撕开包装狼吞虎咽吃了起来,不时喝两口咖啡,那架势和平时吃包子和粥没什么两样,看得赤司笑眼盈盈。
  赤司觉得有趣,他长这么大,身边全是言辞得体办事优越的人,这和他的家族也有很大的关系。他还从来没碰到过像青峰这样的,一点儿也不讲究,不会在意帽子上的毛有没有理好,或是围巾系的结得不得体。语气就那么大大咧咧的,看到自己好像还会局促,那天好像无意间听到他爆了个粗口,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偏偏不觉得反感。
  不自觉地想要接近他,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好像会很快乐的样子。
 
  青峰也从来没有遇见过赤司这样的人。
  他的身边向来都是五大三粗的球友,或者是公会里指挥咆哮的大老爷们儿,或者是头发长到来不及剪带个死宅眼镜的同行作家,又或者是桃井她们那群整天小洋裙小黑伞却粗着嗓门来催稿的编辑们。他的生活充满了毫不规律的熬夜与气急败坏的咆哮。他从不参加签售会或年会,同行们忙着上网找各种各样的西服的时候他就着难得的假期套着老头衫打上一局游戏,整个生活方式就是一个大写的邋遢。
  但是现在他穿着桃井为他买的名牌休闲冬装,依着她的建议把外套敞开,帽子上一圈儿不知什么动物毛的软毛随着动作幅度轻轻荡在空气里,配着里面的菱格羊绒衫和深灰色围巾,在这样明亮的环境,身边坐着一个从头到脚精致考究的青年,在候机厅里眼望着窗外喝着咖啡笑意盈盈,温和得不像话。
  这种情况梦幻到不可思议。
 
  当然,深入了解后青峰发现赤司这人性格在某些方面意外恶劣,生活作息比他还要不规律等等这些,都是后话了。
 
  他们一直这样坐了很久。青峰很喜欢这样的时光,大概是埋藏在写手内心深处对情怀的追求,纵使是青峰大辉也开始珍惜这样的时光,文艺心彻底骚动起来,他甚至觉得他现在就能写下一篇杂文。
  到了伦敦后他们就要分道扬镳,因为赤司的邮件里写得很清楚,希望只做路伴,而不是旅伴。
  什么意思?就是“到时候我们各玩各的我们时间一定日子到了再聚在一起前往下个目的地只是一起度过路程而不是旅程”的委婉有教养的说法。青峰曾经为此雀跃过,想着自己一大老爷们儿一个人还不得爽死?!
  但是从他见到赤司征十郎的一瞬间他就有些纠结,突然很想和这个人一起旅行,他的世界大概和我不一样。
  妈的,又犯作家病了。
  青峰想,内心的文艺因子蠢蠢欲动。
  然后赤司提醒青峰登机,背着少年一样的双肩包走在青峰前面,国际航班的缘故,金发碧眼的外国人里,赤司更加像个没长开的少年。青峰想象了一下赤司被他的那帮球友围在中间时的情景,不由得暗暗发笑。
  怎么办,真的不想分开了。
  该死的,这病肯定是那群整天无病呻吟的同行传染的,真他妈矫情,下次还是多跟公会那帮糙汉子耍一耍。
  青峰大辉一边想,一边把眼光偷偷放在赤司身上,再也转不开。

  青峰从来没有坐过飞机的头等舱,这次还是考虑到第一次搭伙旅行,为了给看起来就是精英群体的赤司征十郎留下个好印象,咬咬牙把计划里洛杉矶的那个酒吧开销支去,买了两张奢侈的机票。
  赤司知道时有些吃惊,愣了一下打趣说青峰不用这样款待,买了机票还不要钱,下一程的机票他来报销好了。
  这句话听得青峰又有些雀跃,想着还能系上些关系,一来一往的大概也会熟络些,想着想着青峰就又用余光发痴一样地盯着赤司,不愧是头等舱啊,就连窗户投进来的光都更柔和,照得坐在窗边的赤司的侧脸好看得要命。
  赤司本来看着窗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吓得青峰赶紧把眼光移开。
  “对了,之前没有问过呢,青峰是做什么工作的?”
  青峰这就觉得有些尴尬了,好歹是个小有名气的作者啊,怎么也应该有些耳闻吧。但想了想赤司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在职场混得风生水起,他写的那些科幻啊推理啊还带着言情的东西赤司平时估计沾都不沾。
  “啊,我是个写手。”
  听到这样的回答赤司眼里好像突然泛起了光,像戳中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轻笑起来:“真的吗?青峰看起来和你的职业一点关系都没有呢。”
  然后他突然像想起了什么:“对哦,青峰的全名是青峰大辉是吧,我第一次看到你说的时候就觉得眼熟,现在联系起来了,我们编辑部有一位编辑很喜欢看轻小说的,好像有一次他的手上就拿着一本青峰先生写的小说呢。”
  青峰觉得他敏锐地察觉到重点:“哈?!编辑部?!”
  赤司又笑起来:“对啊,我之前没有和你说过吗?我是一本财经杂志的主编。”
  青峰觉得心里几行吐槽飞过去:卧槽竟然算半个同行...千算万算算不到是个编辑...财经杂志的主编跟老子那堆歪瓜裂枣一样的同行根本不是一个画风啊?!!
  但是赤司又继续说:“也不是青峰想的那个样子,青峰先生把我想象成职场精英了吧,大概学金融的多少有点这个样子,我基本不在编辑部,因为我还是财经大学的老师,受那帮研究生学生的沾染,看上去大概是有一些精英的意味。”
  “这他妈其实就是精英吧你?!”
  青峰反驳,听得赤司一愣,然后又浅浅地笑起来。青峰发现赤司特别喜欢这样笑,很让人亲切,但又恰好的时候疏远,多少有些缥缈的意味端在里面,让青峰直愣神。
  “青峰昨晚肯定没睡好吧,赶紧休息一会儿吧,不然我会过意不去的。”
  青峰还在愣着,看着赤司给他递上眼罩,呆呆地“哦”了一声,拿在手里也没带,他从来没有带这个睡觉的习惯。
  他试着闭上眼睛,然后把头歪向赤司那一边。他完全睡不着,各种各样的思绪在脑子里翻滚,但又不想让赤司担心,硬闭了很长时间的眼睛,长到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有没有睡着。然后青峰把眼睛睁开,意外地看到赤司头歪向他的方向睡着了,睡颜让青峰老脸一红。青峰注意到赤司眼底青色的一圈。
  其实自己也很累了吧,这家伙。

.TBC.


那个。。。我想说的是。。。我们学校提前补课了╭(°A°`)╮一直没有更文什么的真的很抱歉,觉得很对不起青赤坑里的小伙伴(ಥ_ಥ)
原来高中真的是这样的!忙死了!我们同学一个个认真得要死!我觉得我夹在他们中间简直是一股清流!
这篇文大概是个坑...就是一起旅行慢慢建立感情的故事...我会努力填完的!当然现在篇幅不明...
然后昨天去看了大鱼海棠...卧槽融松怎么辣么萌!( •̀∀•́ )
嗯。

评论(3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