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路伴儿

♞我觉得我文笔快死了_(:_」∠)_
♞ooc....绝对的...不好意思orz
♞这篇完全是赶出来的我们学校放高温假我就特别奋发图强地想要赶紧更文,我真是一只畅游的海鸟⊙▽⊙
♞看着玩玩吧,这一章写得并不用心,文笔简直称得上渣...抱歉(•ี_เ•ี)

01.
 
  他们飞行了十几个小时,在青峰大辉的印象里连坐火车都没坐过这么长时间。航程到一半的时候赤司醒了,大概是睡得不太安稳,醒来时他的眼睛有些红,还有点肿,大概是觉得青峰睡着了,他悄悄迈过青峰,跑到洗手间去了。
  青峰觉得他们好像一直在海上飞,一路都没看见什么城市群。可是现在趴到窗外一看,陆地上光点绵延,从他这个角度看来像是头顶的星空。舱内的灯光柔和昏暗,窗户上隐隐约约透出自己惊讶的模样。青峰很想把这一切都写成故事,但仔细想想又好像没什么太过精彩的地方,平平淡淡的毫无跌宕之意,即使写出来销量也不会好,何况自己来就应该专专心心地放松一下,尤其有赤司征十郎在身边。这么想着他又放下心思,坐回自己的坐位就开始接着上午的游戏继续通关。
  青峰大辉觉得自己乐感超好,由于正值夜晚,他并没有开声音,耳机有懒得找,所以把一款音乐游戏玩得索然无味。
  他把节奏调到最快然后一个不落大珠小珠落玉盘似的把歌弹完了,接近满分的分数,青峰得意:老子手速绝逼是一大天赋,公会里那帮小崽子肯定比不过我。
  这么想着他抬起头靠在椅背上,正好看见赤司逆着光走过来,发丝镀上暖黄的柔光,在空气中一起一伏的模样好像神仙似的发光。
  赤司走近,青峰注意到赤司的眼睛还有些红,却不肿了,好看得青峰心一颤一颤的。赤司看到他醒着有些惊讶:
  “青峰醒了?是被我吵醒的吗?”
  “没有,我一直醒着的。”
  “不是被我醒的就好。”
  赤司再一次迈过青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把头好奇似的凑过来,盯着青峰手里自动播放剧情的游戏,问,青峰在玩什么呢,早上看青峰好像也是在玩这款游戏吧。
  赤司离他离得太近,他觉得有些不对。青峰地答了声嗯,这声嗯颇有和女友分手时气势磅礴的气势,语气僵硬得像一块冰。
  赤司本就比他矮一截,他把头凑过来正好蹭到他脖子,软软的头发蹭得青峰浑身不自在,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赤司白皙的后颈,深灰色的羊绒衫衬得肤色凝脂一样。
  青峰印象中的男性很少有后颈处还白皙得要命的,大多数人小时候喜欢疯,洗澡洗不到那里渐渐就弄得后颈比后背黑一截,然后长吁短叹嚎叫着追不到心爱的姑娘。
  赤司直直看着屏幕,然后转过头,很有兴趣的样子:“青峰在玩的游戏叫什么名字?”
  青峰愣了一下,说出游戏的名字,又应着赤司的请求把游戏的玩法和背景介绍了一下。
  赤司看上去好像更有兴致了,几天来第一次睡这么长时间弄得他觉得自己再也不会缺觉,青峰先生的那款游戏好像很有趣,他试着说出请求:“青峰可以让我也试着玩一关吗?”
  卧槽当然啊,乐意之至啊。青峰这么想着,把手机递给眼睛里像是在闪光的路伴。
  这款游戏是音乐闯关游戏,光会谈曲子还不行,还要潜入到各种场景里操作主人公打败形形色色的NPC才能通关。
  青峰发现赤司的乐感特别好,一首难度系数大到他刚接手都要勉强过关的曲子被赤司轻而易举地拿下,脑袋跟着节奏一点一点的样子简直可爱到爆炸。但是后来要杀怪的时候赤司好像就有点应付不过来了,细长的眉毛蹙起来,应接不暇地胡乱点着,然后主人公败在大兵手下,失败的动画播放完毕后赤司自己都轻笑起来,乖乖地看青峰操作。
  然后赤司说着要再试一局,又快要死的时候青峰鬼迷心窍地把手搭上去手把手帮赤司通关。
  赤司在青峰的手碰上的一瞬间有些不自在,闯关成功后青峰也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看着眼前明显僵硬了许多的赤司支支吾吾言语不出。
  赤司调整了一下,他很排斥别人的触碰,从小就这样,小时候能抱他的人只有母亲和管家,就连父亲抱他起来的时候都排斥得泪眼汪汪。他试着克服难受的感觉,然后恢复笑容对青峰说没事,这是我自己的毛病,青峰不用在意。
  青峰愣愣地盯着赤司,觉得情况很不妙,他那么多年第一次深刻地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他摇摇头,把绕得乱七八糟的思绪甩出脑袋。
  不行!老子还没到酒吧呢!大胸姑娘等着我呢。
  青峰跑进洗手间冲了把脸,借此清醒昏昏沉沉一团乱麻的大脑,回座位时看到赤司微微蹙眉闭目放松的样子,身上反盖着大衣,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靠,老子好像还要去冲把脸。
  于是青峰又冲进洗手间。

  飞机抵达伦敦的时候正值凌晨两点,时差的关系这个时候不论是青峰还是赤司都十分地清醒,推着行李箱走在深夜雾蒙蒙的古街道,桃井给他买的那双休闲马皮鞋蹬在路灯下作响,青峰忽然想起他忘记预定旅馆,慌忙在随身包里翻来翻去找身份证,他想着只能蹭一下赤司提前预定的旅馆了,心里暗喜,至少还能一起走一程。
  但生活远比一个三流作家的脑洞更精彩,因为他听到赤司开口了,清冷的嗓音在寒冷的空气中像在打转:
  “青峰....我好像忘记预定旅店了。”
  青峰觉得当时自己的表情肯定是一个大写的懵逼,赤司也不知道青峰同样忘记了订酒店,深夜无人的大街上赤司穿着大衣带着围巾呼出一口白气:“真是不好意思,能和青峰挤一晚吗?天亮就回去。”
  青峰一脸歉意地看着赤司,赤司的眼睛和鼻头被风吹得泛红,身体已经微微瑟缩但本人好像浑然不觉。青峰看到这样子觉得有点心疼,他自然经历过许多这样的夜晚,但想必赤司生活作息规律得要命,伦敦雾气重,空气潮湿,再这样下去他怕赤司受不了。口袋里的手局促地摩挲着崭新的烟,然后他有些不安地开口:“我也忘记预订酒店了...”
  他看到有那么一瞬间赤司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诧异快要溢出来,他们直直对视了很久。然后赤司先反应过来,噗嗤一声笑出来,眉眼弯弯:“我们两个是笨蛋吗?”
 
  青峰在心里想,你肯定不是,我是。
 
  “看来今晚要和青峰一起度过了啊,其实也挺好,异乡的第一晚和同伴在一起,很有归属感呢其实。”
  赤司从双肩包里拿出身份证,理了理围巾:“我们赶紧去找一找有没有还有空房间的旅店吧,不然大概要露宿街头了。”
  青峰嗳了一声赶紧跟上,凌晨两点的街道空无一人,但他们走进似乎是一个闹市繁华区的地方时,明显热闹不少。不少青年在这里闲逛,弥漫着满身的烟酒气息。英国人大都穿着考究,但也有几个在寒夜里穿着一件单薄的连帽衫,戴着鸭舌帽,吹着口哨走过灯火闪烁的闹市街头。
 
  其中有一个,经过他们时特地看了他们一眼,还对赤司吹了声口哨,叽里呱啦说了一堆什么话。青峰大辉英语本来就不好,只能应付一下日常交流,地道的英音又不爱卷舌,听得满头雾水。
  但是妈的动作不能看不懂啊,那个小子说了一堆外国语后就开始摸赤司的脸,开始在赤司旁边耳语。青峰看见赤司明显抖了一下,开始往他这边靠,同时回以叽里呱啦一堆青峰听不懂的外国语。
  莫名其妙青峰的保护欲一下子就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他看到那个毛茸茸的红色脑袋往他这边靠的时候心跳明显漏了一拍,下意识地把赤司搂进他怀里,发现赤司并没有排斥他的触碰,青峰心里开始雀跃。
  那小子戏谑地看了一眼青峰,直起身子又开始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听得青峰无端烦躁,赤司倒是说得流利,回以一堆什么话后少年明显有些愤怒,一个拳头就挥上去。青峰身体远比大脑反应得更快,挡住少年的拳头开始准备抡肘子上去。
 
  赤司皱着眉头制止青峰,告诉他如果在异乡打伤当地人可不好办,这种时候还是息事宁人比较好。
  赤司又在那里说着对于青峰来说一堆鸟语的英语,青峰觉得赤司语气冷静得异常,平淡之间有种不容违抗的力量,奇葩到乖乖让少年人收手,啐了一声悻悻走开。
  赤司一直端详着少年的背影,直到消失在雾蒙蒙的街角,才转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了句:
  “到底是小孩子。”
  然后赤司看向青峰,对上青峰明显有些担心的眼神,他回以一副温温和和的笑安慰道:“青峰在担心吗?不过是个孩子,你我都步入社会这么多年,不如让一让他。”
  然后赤司又恢复了有些严肃的神色开始教训青峰:“青峰你刚才真是胡闹,这里是英国,你我均没有本国国籍,所以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不管是丢失物品还是与本地人发生争执,闹到警察局,吃亏的都是自己。”
  青峰被说得一愣一愣的,靠,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出过国!但仔细想想赤司说得每一句话都在理,他不由得嗳了一声。
  “即使是分开之后,青峰你也一定要记得,自己在异乡的时候千万不要鲁莽不要惹事,知道吗?”
  “哦,知道了。”
  就算心思缜密如赤司,又怎么会想到还真就分不开了。

  他们走了很久,直到这座雾都的街头只剩他们两个人。伦敦的光污染远没有东京严重,迷雾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深蓝色天幕上模模糊糊的月亮,透过大雾柔柔地撒着光。
  可是还是没有一家旅店有空房间,其实只有一间也好啊,青峰十分想怒骂为什么明明不是旅游旺季却有那么多外来旅客。五星级酒店客满,商务酒店客满,就连民办的小旅馆都没有空房间。
  然后他们试着找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或者酒吧,结果偏生这片居民区没有这些东西,走了好久也找不到。
  赤司还苦笑着打趣,看来我们只能露宿街头了啊青峰。
  青峰觉得自己倒是没关系,让他担心的是赤司。他看起来被冻得不轻,脸色发白,身体无意识缩成一团,还开始咳嗽,靠在发着昏黄光晕的路灯杆子上,即使青峰给他戴上自己的帽子和手套看起来也没有好转的样子。
  这家伙没事吧,不要感冒啊。
  仔细一想其实也不奇怪,赤司看着就像是养尊处优惯了的样子,身材瘦小皮肤白皙肯定也不爱运动,一定是每天坐在大学办公室吹着空调看着名著的人生,要不就是在财经杂志的编辑部里叱咤风云,反正那些该死的商界精英们从不拖稿。
  青峰真的做好了把外套也脱给赤司的准备,但突然走过来一个老妇人,推着行李箱,轮子骨碌碌在寂静的夜里作响。她看起来十分优雅,穿着驼色长风衣的样子简直像电影里的设计女强人。
  老妇人看到他们很惊讶,热心地停下脚步问了一堆什么话。奇怪的是青峰听懂了,大概是因为老妇人的方言感不重,抓住字眼还是能猜出来的。
  妇人说她刚刚出差回来,家就在这一片,问他们怎么了。
  赤司回答说他们忘记订旅馆,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找到可以暂时歇息的地方,并询问老妇人有什么去处。
  老妇人一听,十分热心地招呼他们去她家留宿一晚,说夜晚的伦敦湿气太重,不适应这个气候的异乡人最好不要一直呆在这里。然后说让他们到她家喝一杯热可可。
  赤司还有些犹豫的样子,青峰刚猜出来老妇人的话是什么意思,就马上点头,拽着赤司的手跟着老妇人走。
  老妇人笑开了脸,脸上的皱纹让她显得比刚才慈祥很多。青峰觉得她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美人,老了才会这么有气质。
  他主要是帮赤司答应的,赤司这个样子再继续呆在这里一定受不住,而且如果把他的外套脱给赤司,他也会冷得要死的。
  作为见缝就插的脱稿高手,青峰怎么也不会丢掉这次机会,想到要在空空荡荡的街道度过一晚,寒冷与阴气透过雾气浸过来,街道上安静到能听见寒冷空气流动的声音,风声从耳边擦过,带起路灯昏黄地闪烁。
  好吧,他承认,不仅是担心赤司的身体,还有一些恐惧的元素在里面。
 
  老妇人把他和赤司领回了家,她的家里温暖如春,壁炉里有火光猎猎闪烁,酒红色的壁纸都透出暖人的温度。
  她让青峰和赤司赶紧围着壁炉坐下,到厨房斟了三杯红茶,有些抱歉地说家里没有热可可了,让他们先喝几杯红茶暖暖胃。
  赤司的脸恢复了些血色,在火光的照应下显得温暖,他从盘子里接过两杯茶,递了一杯给青峰:“哪有,您能收留我们我们就非常感激了,怎么会抱歉呢。”
  老人笑,青峰发现脱下了风衣穿着碎花睡袍的老妇人,其实也只是个很慈祥很温暖的老人,没有什么女强人之说。
  老人养了一只猫,又肥又长,虽然知道这个形容词不太对,但青峰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话语来形容这只直往赤司怀里扑的大黄猫。
  赤司看着这只一看见他就扑过来的猫,端着茶杯笑得眉眼弯弯,他把茶杯放到茶几上,两手轻轻抓弄着猫的脖颈,看着猫咪舒服得眯起眼睛。
  老妇人给他们端上烤饼,然后从赤司手中接过猫,放到自己的膝头,她坐在沙发上,一边顺着猫咪的毛,一边给他们说她和老伴儿的故事。她的老伴儿年轻时是个战士,她是学艺术的,年轻时他满伦敦追着她,吓得出身名门的老妇人对朋友说他是流氓。
  后来他们老了,老伴儿还是闲不住,整天参加这个战友聚会啊还不时去舞厅跳跳舞,现在在巴黎,因为老伴儿的哥哥在搞家庭聚会。
  老妇人就是刚从巴黎回来,她说她老伴儿让她先回来,大概是两人都有些老年痴呆的缘故,到巴黎第二天才想起来家里的猫忘记托付给邻居,吓得他赶紧让老妇人回家。
  老妇人说这话的时候整个神情都是甜的,像回到了少女时期那么美好。
  听得青峰一阵文艺情怀泛滥,其实他刚开始没听懂,赤司给他解说过一遍之后他才懂,然后开始恶心巴巴地矫情。
  青峰和赤司的时差都还没倒过来,但老妇人明显是疲倦了,她把吃完的烤饼和红茶端出去,苍老的声线道了句晚安,猫咪也跟着走出去,房间里就只有青峰和赤司两个人了。
  赤司转头看他:“青峰你看,英国人也不像网站上说得那么冷漠。”
  “啊...嗯。”
 
  青峰突然觉得有些紧张,赤司也没再说话,青峰问:“那个...赤司,今晚要怎么睡?”
  “老太太刚刚说这里还有一间客房,青峰去睡吧,飞机上也没怎么睡,我还很清醒呢,不困。”
  “我靠那怎么行!你冻成这样我还让你睡沙发?!你别硬撑好不好?”
  “我真的没事,我在飞机上...咳咳...”
  赤司突然觉得喉咙难受,开始咳嗽。
 
  青峰心里一阵黑线,真的感冒了啊,你这样子我怎么让你睡沙发。

  现在窝成一团躺在沙发上的青峰大辉异常清醒。按理说,几天没睡好觉,他现在应该一合上眼就开始做大梦,但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一起同行的那家伙。他看到他就莫名局促,不敢爆粗不敢像平时对朋友那样勾肩搭背,他无法把这一切归结为两人还没有混熟,多年看编辑部那群以桃井为首的女编辑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说的经验告诉青峰大辉,他一定是对赤司征十郎有好感了。
  他这辈子还没试过一见钟情,也没试过去喜欢一个男人。前女友的娇俏面庞好像一下变得普通了,赤司从哪一个角度看都要更精致。一想到接下来赤司就要提出个子旅行的要求,青峰就睡不着觉。他就是想和赤司一起旅行,他长这么大还没追过什么人,唯一一段恋情还是前女友先动的心。
  他觉得一和赤司在一起自己就源源不断地矫情,真他妈糟糕,被公会那帮糙老爷们儿知道了是要被狂笑一通的。
  去你们妈的,你们平时谁还没追过个妹子啊,游戏里叽里呱啦喷麦一到生活里就怂了。
  唉,老子还不是这样。
  这么纠结来纠结去天都快亮了,有轻微的晨光透过窗帘进来,明显是阴蒙蒙的天气,没有丝毫他笔下阳光从窗帘里怎么怎么洒进来的模样。
  青峰突然感到强烈的倦意,他就那么一直注视着那片光亮,然后跷着二郎腿熟睡过去。

  赤司睡在客房的大床上,试着把被子裹得更紧。
  该死的才吹了那么一点儿风就生病了,也有可能是飞机上暖气开得太足一下子受不了。客房里的壁炉也被他点起来了,可是还是冷,冷得他穿上了外套窝在沙发上烤火,把被子盖在身上也没有丝毫作用。
  青峰先生没有受冻吧...应该不会,看起来就像是经常锻炼的人。
  好难受啊。

  tbc.

一天慌忙赶出来的,质量什么的完全不算好真是抱歉_(:_」∠)_一大堆作业还没做就来上网...我都不知道我到底算不算咸鱼...
老妇人的老伴儿原型是我外公233他简直痴迷于老年人的拉丁舞(´・ᆺ・`)
文笔好像快丢掉了ヽ(´・д・`)ノ

评论(3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