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SEASON

♬本来想要当作阿征生日礼物可是迟了!
♬平安夜发文也算不错?ε๑•௰•๑Ҙ
♬大概是很奇怪的paro  文笔已残
♬应该会有赤司篇的!

*
  我很慎重地询问青峰君,春夏秋冬最喜欢哪一个,作为一个难得和警署长官,以及他的又童颜又高冷的法医恋人打得近身交道的小迷妹,代替广大基层女警们询问偶像的各类爱好当然是我责无旁贷的事务。
  然后我看见青峰君一反往常地,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很慎重地告诉我,神情诡异地柔和?
 
  冬天。

*
 
  青峰大辉不记得那些都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几个年头了。
 
  光阴悠悠,他和赤司从高中开始完全看不对眼,那个孤傲的学生会长正经理性的样子让满腔拯救世界的热血澎湃燃烧的少年唾之弃之,偏生两个人身上像各有一块磁铁似的,整天见面,一见面青峰就开始别扭,赤司也不睁眼看他,光是好看嘴角翘起来的一抹嘲讽式的微笑就能让作为差生的青峰,内心小自尊小自卑全给挑起来了,想要开始争吵,但怒火总会被赤司毫不留情的转身浇灭。
  有一段时间放学路上经常碰到,赤司装作看不见他,青峰很不耐烦,但出于某种完全没有必要的担忧,青峰会走在赤司后面,看看他是不是安全到家。

  什么时候这种关系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呢?
  有一年大雪吧。街上的商店都是“正月迎”几个字,没有白雪,只有寒风。
  那一天青峰一整天都觉得赤司有点不对劲。
  赤司一整天没有说话,他下课时专门跑到赤司他们班哇啦哇啦在那吵,赤司像是没听到一样,坐在位子上看书。
  晚上赤司忙到很晚,青峰找了个借口在体育馆里打篮球,一直等待看到学生会办公部的门推开。
  学生会里面明显是开了暖气,赤司很少见地戴了围巾,脸红红的,出来时整个人猛地缩了一下。
  看到门口等着的身影赤司好像并不奇怪,喊了一声:“青峰。”声音很轻,青峰试图竖着耳朵捕捉才没有让它散进风里。
  赤司走得不快,青峰也就慢慢陪着他走,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顶嘴,赤司估计是冷了,青峰便把自己的手套给他戴上。
  走到一间居酒屋前,还有几分钟就能到家的时候,赤司突然软绵绵地倒向他,脸上有些过分的红晕要把青峰吓个半死。
  青峰一摸额头,卧槽发烧了?!
 
  少年时青峰就身强如牛体壮如猪,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生病时会有怎样的反应。
  他第一次懊悔自己,因为一个赤司征十郎。
  赤司迷迷糊糊没有意识,青峰赶紧把怀中人软绵绵的身子覆在背上三步并两步送回赤司家。
  赤司家的钥匙就在赤司的口袋里,很容易翻出来。他最近有询问过赤司怎么最近一个人回家,赤司说,母亲生病去了国外,父亲有去陪同。
  那么多人在这里没意思了,父亲就让管家他们放了个假。
  赤司从来没有对人说过家庭情况,这大概是第一次。
  赤司背起来不费力,意气风发的少年曾经试过背起祖母养的一只孩子气的祖父。
  青峰打开暖气铺好被子,再把陷进沙发里的赤司征十郎塞进厚厚的被子里。
  赤司也迷迷糊糊的,眼神十分迷离地看着青峰在他房间里东找西找,想要变出一个医药箱来。
  “没有用的。”他把声音埋进被窝里,向来粗心的青峰把身上的味道也放在被窝里了。
  对上赤司烧得晕晕乎乎的眼神,青峰走过去蹲下来,侧过头把耳朵凑近几乎是整张脸埋进被窝里的赤司。
  赤司探出来,没有力气,用着气音。
  “没有药了。”

  于是那年的青峰狂奔出去跑去最近的药店买药,回来时发现自己出门竟然忘了带钥匙,还让赤司自己摇摇晃晃下来给自己开门。
 
  蠢透了。
  想要守着赤司,他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地转悠,猛然看到日历上属于今天的日期被画了个圈,明显属于赤司夫人的,轮廓优美的字迹。

“征十郎,生日快乐。”
  青峰反应了好久,猛地望向床上陷入深度睡眠的人。
  又一次,飞奔出去,跑到最近的书店,买回一支看起来质量最好的钢笔,花了他两个星期的零花钱,再狂奔回去。
  这一次,他有记得抄起桌上的钥匙。
  正费劲脑汁地想着生日祝福要怎么写,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女声气急败坏地大叫着你这小子怎么还不回家。吓得青峰急急忙忙留下几个字。
  再一次,狂奔出去。

  第二天赤司被暖气蒸得迷迷糊糊,睡醒时头昏得不那么厉害了,一看空调示数,三十度。
  傻瓜吗,暖气怎么能这样开啊。
  突然看到桌上明显不属于自己的钢笔,以及一张卡片上丑丑的字迹。
  那个什么,赤司,生日快乐。
  潦草飘洒,真是丑极了。

  那之后两个人开始和谐相处了,问题是还越走越近,终于更进一步的转折,也是一年冬天,那年青峰记得很清楚,他们刚刚升上大学。
  那一天还是赤司的生日。

*
 
  青峰当时完全不敢相信赤司会选择法医系,向来精于计算的赤司,在青峰看来一定会去选择金融方面的,然后说不定那一天商业犯罪了,就被选择警校的青峰逮起来,上演监狱片。
  后来当赤司得知青峰的想法时,很不屑一顾地笑,说,大辉都这样希望了,我又怎么可能善意地去成全大辉的愿望呢。
  青峰摸摸已经是恋人的赤司的头,俯下身对着赤司轮廓优美的耳朵“嘁”一声,然后很满意地看见恋人地耳尖微红。
 
  总之那时的青峰知道赤司的选择后,除了假装的懊悔,更多的是兴奋。两个人突然就有了共通的职业,共同的未来 当然青峰要是那时候还看不出来自己对赤司是什么感觉,就真的是除了傻一无是处了。
  于是青峰很是自我觉得浪漫地挑在雪夜带着赤司去了篮球场,两人在街边的烧烤摊儿吃了烧烤又去公园喝了一罐啤酒。
  那个很是浪漫的雪夜,仍然是赤司的生日。
 
  在全程不高兴表情的赤司看来,只有后来的公园比较像样一些,他吃不惯烧烤,也不喝酒。全程看着一个傻不拉叽的黑皮吃着自己很讨厌吃的东西加上是自己的生日还能保持耐心的自己,真的是很厉害啊。
  青峰有点点紧张,毕竟自己心里打的是和赤司告白的算盘。后来他和赤司坦白,自己在烧烤摊周身弥漫孜然味儿时送出的绞尽脑汁买的礼物,实际上是准备在公园送的,脑子一热掏了出来,当时还懊恼了好久。
  他把赤司带去公园,人工湖的冰结成薄薄一层,绵延着东京的高楼和赤司眼里的秀丽清波,高瘦路灯长长长长延伸向远方,披着人间灯火戴着一个直男青峰心里最虔诚的愿望。
  卧槽不管有没有神都给我听好了,年初愿望我提前许了,今年不要吃不完的小龙虾和顺利的升学考试了,你快把我身边这个赤司征十郎给我,夏天我一定去祖母家的寺庙里还愿的!
  青峰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神明大人,也不知道他的愿望实现是不是因为神明大人的眷顾。
  他只知道,那年的夏天他去祖母那边的无名寺庙里还愿了,带着他的恋人一起。还因为青峰搞不清常规流程被嘲笑了。
  那天晚上青峰看到赤司冷得瑟缩,只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脱下自己的羽绒服套到赤司身上,穿在他身上正好的冬衣在赤司身上超出膝盖一小截。
 
  第二件事情,说了一声生日快乐后二话没说直接吻了赤司。
  赤司一声谢谢还没蹦出口,飘飘呼呼的白气迎着灯光长长的路灯飞去,随后就是青峰大辉在严冬也温热的嘴唇。
  赤司的手里还拿着青峰的,傻傻的礼物,上面的生日快乐四个字依然是丑得可以。
  赤司没觉得意外,他的回答就是用尽全力迎合青峰的吻,直到喘不上气,身子软了一半。
  青峰当时的,炸裂一般的喜悦,从心底一点点膨胀出来,他紧拥住赤司,有雪飞进他脱掉外套的脖颈里,没抗过滚烫的温度,不情不愿地融化。
 
  赤司从青峰重要的人,变成了最重要的人。

*
 
  后来青峰直接进入东京的警视厅,从端茶送水做起,满腔的刑侦才华要溢出来的时候,一次直捣毒枭老巢的行动让年纪轻轻的青峰直接坐上警视。
  当时的赤司从京都的警视厅,正好调职到东京。
  知道这事儿的时候特别巧,也是在一个暖洋洋的,名叫12月20号的冬日,青峰急急忙忙准备赶着新干线去京都,就看见车站里出挑的,令他脏话都说得比以前少的身影。
  青峰内心卧槽卧槽卧槽了好久,然后飞奔过去把赤司抱住,从背包里拿出准备好的礼物,赤司那天开玩笑说每天看到首身分离的尸体,还有些发怵。青峰把这话当了真,当天就赶去神社求了平安符,他俩一人一个。
  赤司望着他,颇为玩味地笑。青峰就有些面子挂不住,结结巴巴地说,那个什么,我们干这行的,有个这东西保险。
  自从那次告白成功后,青峰一直相信“神明”这种东西的存在。
  他们去咖啡厅喝了咖啡,青峰说还不如酒吧的最便宜的啤酒,被赤司嘲笑好一通,青峰疑惑赤司怎么带着个行李箱,赤司说被下岗了。青峰下巴都要掉出来的时候赤司望着他笑说只是被调来东京了而已。
  青峰差点儿高兴得把杯子砸掉,明明是赤司的生日,他却收到了惊喜。
 
  那天他陪着赤司去警视厅报道,警视厅众人得知他们的关系后皆大欢喜地给赤司举办了一场欢迎会,加上赤司的生日会,同事们一起热热闹闹庆祝了一下。
  赤司后来对他说,他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热闹的生日。
  那天晚上青峰喝了不少,硬是借着酒劲把赤司拖进他的公寓,结果后来青峰怂了什么也没干。真是笨蛋啊,青峰想。
  赤司的工作室在地下一楼,于是有几个赤司的助手小迷妹整天乐呵呵地看青峰看赤司,明明拿出去都是像明星一样的脸,为人民服务就更好看了呀。
  青峰第一次看赤司穿白大褂,赤司那天在验一具女尸的肺,苍白的灯光下赤司微眯的眼睛里迸出来的光看得青峰要呆了。
  赤司正式开始和青峰同居了,天生土豪的赤司曾想过在警署附近买一套房子,结果住了几天青峰的小公寓竟然安定下来了,这个拥挤的,大号衣物乱扔的公寓,好像有那么点青峰的味道。
  青峰想要住进大别墅的愿望落空了。
  不过这样也挺好。

*
  生活里总会起一些波澜的。
  就在赤司调来东京的第二年冬天,青峰作为卧底潜入了涉嫌走私军火的,东京最大的黑帮。
  青峰的性格,青峰的长相在黑帮混得可谓是如鱼得水。
  青峰大辉一边打着人,一边偷偷把情报送给被打的便衣警察。

  结果有一次青峰受伤了。
  天知道赤司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那天他在黑帮据点的酒吧喝着酒时,一个红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看着青峰被绷带缠着动弹不得的手臂,毫不犹豫的,啪地一下赏了青峰一个嘴巴。
  周围有人注意到,望着赤司的眼神有些危险。
  青峰给了一个首饰,暗示赤司是他的床伴。他在这里有“猎豹”的称呼,玩了 不少女人,但没有和她们中的任何一个发生过关系。
  赤司那边他还没成功呢,你们他妈靠边儿站行不行。
  手下放松了警惕,青峰把赤司赶紧带到隐秘的地方,赤司一直皱着眉头,那眼神望进青峰的心里把他一颗糙汉心揉了又揉。
  “青峰大辉,你说过你会平安回警局。”赤司的声音压抑着什么不可名的东西。他一巴掌拍到青峰的手臂上,疼得青峰倒吸凉气。
  青峰就和赤司解释啊,这伤是误伤的,和他在黑帮的安危没有关系。他现在混到高层有点小伤是应该的应该的。
  卧槽赤司我错了啊,你原谅我吧好不好好不好。表面很是酷炫的青峰大辉在心里这样想到。
  于是青峰为了安慰赤司把他按在墙上,在昏暗街巷的掩护下青峰一边满足自己这些天来想赤司想到快死掉的思念,一边把手伸进赤司的衣领,把情报放在夹层里。
  “大辉,我和警官说过了,这种地方只有你一个人不安全,必须找一个人来掩护着你。”
  “.....卧槽那人不会是你吧?!”
  赤司没说话。
  “卧槽你一个半吊子刑警的法医来这里干什么?”青峰整个人快要炸了,完全忽略了眼前看起来小巧温柔的人的能力。
  然后赤司又微眯起眼睛望着青峰,然后头也不回,走出细巷。
  到最后赤司也没被局长批准下来当卧底,法医科离了赤司几乎没办法运转,青峰每天看着赤司给他的那块儿表,把它当成送表人一样朝思暮想。
  那年赤司的生日,青峰在黑帮里火拼得要死要活。而那年的东京案子迭起,赤司忙得也忘记了自己的生日。
  后来初春,青峰联系好警局,一举歼灭那军火老大的老巢。
  青峰那天换上警服,腰间别着印有“东京”字样的手枪,举手间罪犯的血液迸出来的时候,青峰只感觉全身都舒服了,卧底生活培养了青峰大辉的血性,好在他没有走火入魔。
 
  那天晚上的庆功宴,青峰喝得烂醉如泥。赤司也高兴,明明不胜酒力的法医也为了这个警局的英雄干了杯。
  赤司把青峰驮回家,两人终于借着那张明显与公寓size不符的床叙了几个月朝思暮想的旧情。
 
  第二天赤司和青峰都酒醒了,赤司刚醒来时躺在床上发愣,然后青峰傻不拉叽地端着一杯水走进来,脸上很是少见的带着点愧疚的歉意。赤司瞪了他一眼。
  好像带着让周身光影都浮动的清浅笑意。

*
  今年赤司的生日青峰过得依然憋屈。
  赤司恰好逢上出差,在美国跟着进修的导师学习两个星期,青峰眼巴巴地等着视频,话还没讲一半赤司就因为有事挂了电话。
  美国那边没人知道赤司的生日,赤司悄悄地带来了青峰给他的平安符,放在床边看着笑。
  青峰把礼物提前好久寄了过去,于是赤司在当天准时收到了一个来自日本的祝福。青峰今年给赤司送了一个解剖刀形状的钻石挂件,很有情调的小物件,十有八九是警局的姑娘们出谋划策的,那傻瓜只知道送平安符。
  不过在凌晨之时,赤司给青峰回了个视频,青峰看到赤司那边正值傍晚,赤司进修结束,在美国的公路上作个结业参观,青峰看到美国那边的夕阳好漂亮,把赤司的眉眼柔和成最模糊的色块。
  完蛋了,他现在不管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焦灼得很。
  于是青峰在赤司调侃的笑意下奔向公寓的卫生间,眩晕到炸裂的脑子里全是视频里灼灼的日光和赤司于光影流动中被裁出来的轮廓,化成远方的痕迹,像笑容一样融化在青峰的脑海里。
  “喂!你给我早点回来啊赤司!”旅游观光不带上你男朋友怎么行啊!
  “好啦好啦知道了大辉,我给你带外国的写真哦。”怎么可能,他第一次看写真被发现时就被赤司扔掉了,之后他看一次扔一次。他还记得当时赤司的表情,像猫一样。
  赤司的视频还没有关,异域的声音透过小小的屏幕传到青峰耳里。青峰赶紧飞到屏幕前面,看着穿越了大半个地球的夕颜风景,赤司的声线被辗转的电音模糊在亚利桑那的迟迟暮霭里。
  他看见赤司坐在公车上,身后秃鹫之国的戈壁滩金光万丈,于苍茫辽远的黄沙上绵延咆哮,像追逐的雄狮。青天迟暮,圣光洒在完全不同于日本的地形上,让人情不自禁想起高高矗立于一个知名海港的女神。
  赤司的脸柔和在远方异国暖光万丈的公路上,轮廓变得耀眼又模糊。逆着光,青峰看到赤司的眼神几近温柔,像那不来自这人世间的柔和的五月的风。赤司的红发被北美的热风吹开在暖烘烘的背景里,青峰差点要忘了凌晨的日本刺骨的严寒,青峰的身后便是深夜城市的清冷灯光。赤司开口,模模糊糊软软和和的声线飘飘然飞进青峰的耳朵里,把青峰的心挠的痒痒的。
  “大辉,能遇见你真好。”
  青峰愣了一会儿,然后痴痴地笑,赤司能看见昏暗的床头灯下青峰斜向上扬起的嘴角,他的笑向来有些邪气,年少时青峰把面无表情的赤司搂进怀里的时候都会有这样的神情。
  “是啊,赤司。”他不常喊恋人的名,只有做^爱时看着赤司上扬的眼睛会不由自主地喊出来。
  赤司一直在笑。   无声的。

*
  他们晃晃悠悠年少打马荡过了辽远岁月,青峰偶尔揽着赤司入睡时会想起第一次遇见赤司。日本的初春,传闻秒速是五厘米的国花一场行将绿的春雨夜后铺了满地。赤司站上主席台发言,面容精致神情疏离,昏昏欲睡的青峰被亲爱的学生会长 一记微眯的猫形桃花眼瞟到,登时直起身子装作无事地伸手拂开了飘落在发旋上的花瓣。
  年华十几载,青峰想到年少的赤司不苟言笑,禁欲的学生会长遇见谁都爱理不理,瘦小的身形穿过广大人群站上立着国旗的主席台,清冷的,不食人间烟火的。
  后来赤司变得温和,遇人言笑晏晏,警局的姑娘们说童颜的赤司男神待人好绅士呀好玲珑呀。只有青峰知道这个赤发童颜的恋人单独相处时活像猫一样,情绪阴晴不定被惹怒了还难哄,还像那个年少的赤司一样。
  所以三楼资料室的妹子一蹦一跳跑上九楼的刑侦重案组拿着纸笔笑靥如花地问他青峰警官最喜欢什么季节呀,和赤司科长有没有关系呀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一下就是零零碎碎的片段。
  那些片段里有北海道终年不化的积雪,东京白皑皑的青松和赤司的深色围巾。有街道上年末迎新的海报,赤司怕寒的冰凉的手,夜晚公园的温暖路灯和乌烟瘴气的罪犯据点里微怒的担忧的声线,和暖洋洋的公路上赤司的笑。
  于是他很仔细很仔细地想了一下,神情柔和地对睁大眼睛的小姑娘说,
  冬天啊。

*
  我兴致冲冲拿着本子冲下三楼,卧槽啊我掌握了重要情报啊你们快来听快来听!
  什么呀什么呀!
  青峰警官最喜欢冬天呢!还和赤司男神有关啊啊啊啊啊!!
  卧槽他们是不是冬天想着要热身然后酱酱酿酿的事情就做多了呀。
  诶有道理诶,青峰警官喜欢冬天的原因除了这个还会有什么,我现在还帮他藏着那本写真呢,一直瞒着赤司男神呢!
  哦呀。

  end.

啊哈哈哈哈哈我发文啦!整天忙忙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马上还要期末联考现在慌得很(இωஇ )一直觉得很对不起小伙伴们真的很怕自己会不会淡了,结果写起来才知道还是那么可爱啊,黑皮和阿征。
文章写得仓促,什么也没考据,请谅解啊 =)
新年快乐呀!天天开心!(*^3^)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