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路伴儿04

♞新年快乐!鸡年大吉!
♞很久没更新了抱歉(._.)
♞越写越觉得赤司不像赤司青峰不像青峰不好意思,大概是理想中的青赤相处模式,这一点也抱歉
♞啊,这就样吧!ʕ •ᴥ•ʔ

*
  伦敦机场人来人往,离航班开出还有不短的时间,赤司就拿出平板电脑来,和青峰分享一副耳机,头快要凑在一起了在看影帝的机场电影《幸福终点站》。青峰本来提议要看飞机失事的电影,被赤司一个敲头,青峰自诩为脑袋硬的像核桃,所以对于突如其来的钝痛,青峰第一个想到的是他都这么疼赤司的手会不会有事,然后再一看赤司已经泛红的指骨,青峰暗搓搓有些心疼。
  异国的冬季,傍晚的天色好看到像是马太福音里圣光降临人间的生机之境。
  看完电影摘下耳机,赤司扭过头去看屏幕上显示出来的航班号,然后他起身,去免税店里买了一个领带夹送给青峰大辉,当作这次伦敦之行青峰照顾自己的回礼。可是青峰瞠目结舌地告诉他他从来没有打过领带,这话就把赤司逗笑了,打趣说青峰要是能好好地穿上西装肯定很潇洒,又把青峰说得面红耳赤,吞吞吐吐说那下次公司年会邀请你来穿给你看好了。
  青峰没想到赤司笑着答应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紧张,支支吾吾绕开了这个话题,咽下一口滚烫的咖啡,烧得舌头都要化掉。
  赤司小心翼翼地喝下一口咖啡,打量着心不在焉的青峰,然后笑了,声音里都是愉悦:“青峰....好像又晒黑了一点呢。”还以为黑的人不会再被晒黑了呢,赤司心里想。
  青峰听到这话日常性炸毛,牙都咧了出来:“嘁,老子才没有呢!”然后他偷偷看赤司,赤司好像也有点黑了啊,但没用,底子白得花眼的人就算被晒黑也不会成他那样。桃井他们每天膜拜的模特叫什么...哦对,黄濑凉太,最近被女编辑们嗔怪怎么到海边去拍写真还是那么白。
  青峰自然也很苦恼啊虽然自己懒懒散散吊儿郎当但好歹对容貌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日本妹子喜欢这种皮肤的还就不多,搞得他很不方便日常撩妹。
  真是的,明明是冬天又在中纬度的欧洲,怎么会被晒黑呢。
  赤司对青峰笑,表情神似嘲讽脸。
  青峰大概是傻了,觉得赤司这样莫名地可爱,日后他也只能评论一句,爱情的火花蒙蔽了双眼,赤司开嘲讽脸时是真的很让人无可奈何的。

  赤司又扭头看了下班次,发现离登机还有一会儿。他碰碰青峰的手臂,说有点儿困先睡会儿,等到时间了喊我起来。青峰忙说好,然后看着赤司侧着头把头抵在椅子的靠背上,闭起眼睛调整气息。
  朝着他的方向。
 
  青峰拿出耳机还没多久,赤司就无意识地把头沉在了他的肩膀上,青峰大辉整个人一僵硬,一时间不敢动。
  卧槽现在我的暗恋对象在我身边睡着了像所有小说里那样无意识地枕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不敢动了请问桃井五月大师我现在该怎么办。  青峰心里叫嚣着紧张和刺激,面上却僵硬得像块儿冰。言情小说向来入流的作家青峰大辉先生深谙套路,这个时候要是能偷偷亲一下他们之间就会有一个可当作谈资的小甜饼。
  但是怂界的扛把子青峰放弃了这个选择,他浑身僵硬地拿出手机,小心翼翼把耳机线插上。然后开始安静地刷起怪,压根儿不敢动左边手臂生怕将赤司惊醒,并且自始至终目不斜视,即使余光瞥见那人小小的一半侧脸。
  后来赤司说你那时就是傻,我亲自钓你你都不上钩,搞得我后来真的睡着了。青峰回他个哈士奇的邪魅一笑,把人搂紧自己怀里说我要是真占你便宜你还可能会反感呢。

  登机的时候青峰叫醒赤司,两人拎着贴身行李往登机口走去,眼前是天色将暗未暗的伦敦夜空。

  他们的第一站是苏黎世,抵达酒店的时候是瑞士时间下午三点整,青峰进了房间噗通瘫倒在软绵绵的床上,颈椎和胳膊都挺酸,他闭着眼睛这么想。
  青峰觉得自己真他妈窝囊,平时呜哩哇啦痞子样,真碰上心仪对象,却又怂了。只能小心翼翼看对方的行动,盘算着什么时候防御,什么时候放大招。
  就没遇见过这么难攻略的boss。
  然后他打开电视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里一堆愣不啦叽的德语,愣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房门被敲响,门外站着一身清爽的赤司征十郎。
  赤司好像刚洗过澡,换了身衣服,头发还湿漉漉的。青峰赶紧把连话都没来得及说的赤司拉进自己的房间,带他到浴室让赤司赶紧把头发吹干。赤司本来就是来借吹风机的,他房间的吹风机坏了,但没想到青峰大辉在某些方面出乎意料地细心。
  青峰是没有洗过澡吹头发的习惯的,他觉得那是一个很娘气的行为,夏天的时候他喜欢把空调开着,洗过热水澡后对着空调吹简直是人生十大爽事之一。
  但是他看到赤司湿着个头发站在门口时,下意识让赤司赶紧进来把头发弄干。苏黎世比伦敦更冷,虽然酒店有空调但他还是害怕赤司把自己弄感冒,浴室里传来吹风机的嗡鸣声,青峰看着电视但心思全不在上面,脑子里全想着接下来怎么办。
  赤司的头发被吹干后有些蓬松,尤其是刘海,并不太服帖地趴在额头上,于是赤司出来后很自然地坐在单人沙发上,拿着酒店提供的梳子在那捋啊捋,让青峰又是老脸一红,脑子里跟吃了跳跳糖似的噼里啪啦不清醒。
  赤司站起身问青峰要不要出去走走,他说苏黎世的夜景很好看,他们可以先一起吃顿饭,再步行去苏黎世市区,看看这个城市的独特风景。
  青峰当然答应啊,难得的机会赤司这么主动地想要走走,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青峰说声“好”,然后三秒钟奔到浴室洗了把脸,又用一分钟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跟换了个人似的。
  赤司看着青峰人模狗样的装扮被逗笑了,暗地里闪个白眼儿,心想眼前这个黑皮啊怎么像个没长大的小伙儿似的。他回房间拿行李,青峰也自觉巴巴地跟在他后面,坐到他床上等着他,跷个大爷腿把手肘架在膝盖上玩手机,不知道的人还真能被青峰那一脸严肃得跟个黑社会一样的表情唬住,赤司在看到青峰正在推特上看某女星最新写真前还以为青峰罕见地在看时事新闻。

  酒店所在的一条街上不少有意思的小店,也有一些酒吧,但并不是他们在伦敦去的那种彻夜笙歌的酒吧。这条街很安静,连带着酒吧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忧郁气息。赤司打趣说看来我们选的地方不适合青峰住,应该带着青峰去热带雨林探险的,青峰翻个大大的白眼,从包里取出水说你嘴都干得起皮了快喝点水,赤司哦一声,乖乖拧开瓶盖灌下几口水,再把矿泉水瓶塞到青峰背上的包里,感叹一句青峰在某些方面异常细心呢。
 
  路过个从穿着到表情都显得很冷淡的漂亮小姑娘,瞟一眼这对明显从东方来的旅客,默默想着他们是不是来瑞士结婚的。

  因为青峰和赤司的一系列动作,自然得就好像生活了十几年的夫妻。

  他们在这条街道尽头的十字路口意外地发现了一家日料店,赤司面无表情选了万年不变的汤豆腐,青峰想了想点了鳗鱼饭,熟悉的香气让他激动得快要吼出来。
  赤司吃汤豆腐总是小心翼翼的,青峰看着都急,但一想到面前这个一本正经的赤司居然是个猫舌,青峰又感觉被击中,埋头吃饭,吃相像饿了几天。这家店的老板是瑞士籍的日本人,这是他们偶然发现的,用德语写在店门口的黑板上。青峰发现赤司还能看懂德语后整个人恍恍惚惚,心想着果然金融杂志的编辑就是和我们不入流小编辑部的写手不一样啊哈哈哈。然后赤司和他解释到在德国实习交流过半年,也就是那是练德语的。青峰打着哈哈绕过话题,觉得赤司瘦小身影的背后放出万丈光芒。
  赤司绷起表情看小黑板的样子真好看,眼睛眯起来像猫一样。
  走在街上的黑皮如是想。

  他们步行到市区的路上还发生了个小插曲。
  在一个广场,不是伦敦那种鸽子满天飞连带着放飞文艺的大广场。那个广场不大,但人却不少,全是北欧人苍白的肤色和颜色浅淡的衣着。
  广场上有个卖报纸的小萝莉,浅金色的头发卷卷披在肩膀上,她裹着大衣问他俩要不要一份报纸呀,小萝莉的德语讲出来说不出的好听,只是青峰大辉愣着一张脸听不懂。赤司虽然勉强能看懂德语但是日常交流并不那么在行,只能用英语说谢谢但是我们看不懂呀所以不需要,语气温柔得好像在对待自己的妹妹。
  可是小萝莉意外地听不懂英语,好像误会了什么一样说我认识一个卖花的小哥哥你们要不要互赠一束花呀。赤司很明显没怎么听懂,青峰更别提了,手上握着沿途买的面包忘了啃,一脸茫然。所以赤司只能笑笑,并且礼貌性点点头。
  于是小萝莉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少年那,男生卖的花,颜色好看得紧。小萝莉说着什么赤司青峰也听不懂,在隐隐感觉事态不对的时候小男孩就递给青峰,用英语说你们是一对相配的伴侣。
  他们这回听懂了,略有些尴尬地愣在原地。那个少年懂英语,说你们可以互赠一束花呀,作为爱情的见证。小萝莉听不懂,勾着少年的手臂白生生小脸上一脸懵懂。赤司还在想着怎么办的时候青峰把花接过来,说了一句谢谢你们的祝福,付了钱,然后摸摸小萝莉发顶,牵着赤司转身走远。
  身后的小萝莉笑得甜,对身旁的男生咬着耳朵说着什么,他们的身后是苏黎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
  两个人拉拉扯扯走在广场上,怂界扛把子青峰难得霸道一回,一转身,把一束新鲜的玫瑰伸到赤司眼前,看着赤司明显没有反应过来的神情,心里又激动又忐忑跳个不停。
  要不是手里还拿着半截没啃完的面包,青峰还真就像那么回事。
  赤司看着他,看了那么几秒钟,然后一脸让人能醉进去的笑,眼角带着几丝狡黠,接过青峰递过来的花束。
  “青峰,我们是伴侣了哦。”
  明显的玩笑语气,青峰的心脏在短暂的极度激动过后开始深深的失落。但他转念一想,假如有一天他们能在一起谈个恋爱,他也不会想让他的恋人接受这样轻浮阴差阳错的告白。
  赤司把花塞进青峰的包里,这样一来就是把这花又还给了青峰。在青峰背后,赤司的温和的笑容接近苦涩,朱红的瞳孔深得好像看不见底。

  他们走了很久也没到市区,两人便开始漫无目的地闲逛。苏黎世的夜景不像东京或伦敦,这个城市有河穿城而过,倒映并不高大的建筑和星点灯火,明暗交织成整个烟火人间的情感。好像晦涩不明,但身旁明明有亮光,冷光还暖雪夜初霁,流淌的好像是河,可是再一看,便不能分清像缎带一样流淌的到底是河,还是河上的人了。
  但是青峰对这样的夜景并不感冒,他搞不懂赤司悠闲地拿个一看就很高级的相机拍个什么,他问,赤司说为杂志取景。然后青峰就震惊了,哇你们又不是地理杂志拍这些干嘛,然后赤司说出版社有地理杂志的朋友,给他提供素材。青峰就又震惊了,心想他们隔壁的学习杂志编辑部和他们二次元大杂烩完全没有联系。
  精英,都是一群聚一群的。
  青峰在接过赤司递来的相机并把它放包里的时候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他们走得有点累了,苏黎世再好看也架不住成天扒着看,于是赤司提议回旅店,而青峰双手赞同。
  回程时赤司看到一定帽子,说青峰啊你快看你带这帽子肯定好看,随手付款买给了青峰。青峰接过黑色的毛线帽,脑补了一下赤司带的模样。这一脑补把青峰脑补乐了,他看着走在前面的小小身影,心想赤司长这么好看,原来也有不适合的衣饰。
  他们到酒店时青峰跟着赤司一溜滑进了赤司的房间,赤司看着他,青峰却早已躺在床上打开手机开始刷怪了。于是赤司就有些无奈,说:“青峰,我马上可是要洗澡的。”想了想又说:“青峰,其实成年人总是看手机也会把视力看坏的。”
  青峰懒洋洋拉长声音“哦”一声,继续把声音外放开始集火boss。赤司听着稀里哗啦的声音没辙了,转身从行李箱里拿衣服。
  青峰偷瞄了一下,是一件黑色的浴衣,卧槽他一想到马上赤司穿这个在他面前他就气血上涌,赶紧收回目光专心杀怪。
  青峰其实赖在这儿不走心里也是有些小忐忑的,他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像对待哥们的方式对待赤司,他在纠结他们是不是没有那么熟。但他还是做了,好在赤司并没有什么令人一颗真心付诸东流的反应。
  其实教科书上说了,旅行时能彼此接纳包容的旅伴,日常生活中肯定会相亲相爱。
  只是彼时的他们不知道这个道理,小心翼翼地试探,战战兢兢地摸索。

  赤司洗澡洗得快,青峰在想为什么下午已经洗过一次了晚上还要再洗一次,转念一想赤司嘛,一看就是家里几百平米还一尘不染的商界大家,旅游时肯定也超级爱干净。
  青峰这次倒是想对了,后来赤司被青峰拐到家的时候看见满地的衣服就黑脸了,那次两个人都不愉快,差点吵了一架,还是青峰哄回来的。
  赤司穿上浴衣好看得很,黑色的浴衣和白皙的皮肤和红色的眼瞳发丝搭配起来,对于青峰大辉有种致命的诱惑感。
  赤司的眼睛亮的像琉璃一样,他笑着看着青峰,说青峰如果你洗过澡了我允许你在这玩玩,但如果从伦敦到现在连衣服都没换那滚回你的房间弄清爽一点再来。
  青峰看着赤司眯起漂亮眼睛的笑容心里有点犯怵,立马换掉懒洋洋神情换上笑脸背起背包往自己房间跑。身后的赤司关上门,脸上的神情暖暖和和。

  结果青峰没脸再回去了,他到自己的房间,痴汉一样把背包里赤司给他买的帽子拿出来,对着镜子左摆弄右摆弄,还别说真给他增添了点帅气值。而且一想到这是赤司给他买的,青峰心里就甜,心想着赤司竟然还说他带着好看,想到这里青峰心里就更甜。
  隔壁房间的赤司征十郎看那个黑皮去了没回来了,想着大辉可真怂,然后看着手提电脑,心思全不在电脑上,眼底流动着浅淡的一抹笑意。

  青峰刚洗完澡,门铃又响了。他赶紧冲到镜子前看自己的形象有没有问题然后整理了下毛衣领口的位置。他没有赤司那么精致的生活习惯,他从来不穿睡衣。“睡衣?那是什么?晚上穿好第二天穿的衣服再起床不就很方便了吗?”青峰曾经这样回复过神情奇怪的前女友。
  赤司站在门口,拿着个小巧的电子书说青峰不来,所以我来青峰房间串门了。
  青峰赶紧让人进来,查看自己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可能让洁癖不高兴的角落。仔细查看后发现安全,青峰松了口气。
  赤司看见青峰没吹头发,把人按进浴室勒令青峰把头发吹干,说青峰还让我吹头发呢自己那么不在乎健康。青峰反驳大人冤枉啊小民没有,这句话把赤司一下子逗笑了,踮脚把青峰头一拍,说:“吹。”语气何其气势磅礴,可听在青峰心里跟猫抓似的。
  赤司在青峰吹头发的时候打量青峰的房间,看见今天他给他买的那顶帽子被拿了出来摆在镜子跟前,赤司觉得好笑,勾这个嘴角将电子书翻页。
  啊,大辉的文笔有见长。赤司想。

  赤司在青峰房间里待了一会儿就回去了,青峰一直坐的沙发,把单人床让给用他的手机指挥编辑部工作的赤司征十郎,暗想果然精英就是不一样,这时候都不忘忙着工作。
  用完后赤司把手机还给他,说,那么我回去了,青峰睡个好觉,明天我们去苏黎世湖小镇看风景去。
  青峰赶紧回个“晚安”,心里加个“媳妇儿”。

  事实证明青峰又失眠了,满脑子将今天的经历过滤过滤,只剩下赤司和他。然后第二天他果不其然起得很迟,打开房门时看见赤司从外面走来,看到他时有些吃惊,然后拎着个袋子递给他。
  “这是你的早餐,青峰醒的还挺早。”配上个笑。
  青峰怎么看那个笑容怎么害怕,心想着自己是不是该说些什么,但他又想说不定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赤司会被自己无奈到的。
  于是他一把勾过赤司肩膀:“哟!早安啊赤司!”
  事实又证明他想错了,赤司的肘击不是一般的疼。
  赤司仰头看着他:“青峰,今天我乘车去苏黎世湖,你走去。”
  麻烦闹大了,青峰走在路上痛不欲生地想。
  加上身上的背包还有赤司的东西。

  tbc.

嗯真是抱歉一直忙着月考啊英语啊大大小小的事情,原来高中是这样哒(-ι_- )这么久更一次连我都忘了之前的情节是什么样了再说一遍抱歉,以后更文速度肯定也很慢,尽量一次多码些字吧...
新年快乐呀!大家事事顺心!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