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似是故人来

嗯,灵感来自电影。

#监狱背景


  青峰第一次看到那个人时,是压了所有的烟蒂来赌他会在头天入狱的晚上经受不住压力而崩溃的,毕竟每当监狱里新送来一批人,晚上一定会有那么几个人找死地哭泣。

  但奇怪的是一向看人很准的青峰头一次输了。

  那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青年从进来到这么多星期过去了,青峰从来没有见他吭过声。

  怪了,青峰很少出错。

  据青峰了解,那人叫赤司征十郎,入狱前是财阀的老板,因为杀了助理而被送进来。奇怪,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小伙子会干出那样漂亮的事情。

  每个监狱里都有这样的人,有求必应做着比外面的世界还要小资的生意,青峰就是这样的人。凭着从少年时就待在这的长久经验,青峰也算是有了威望的,后来进入的黄濑,紫原,黑子也都一直跟着他一起,几人团成小团体,惹得监狱的典狱长绿间不太高兴。至于典狱长绿间,严肃刻板,但的确是个好人,总是口是心非地暗地里帮助他们。

  赤司刚来的前几个星期从不和任何人说话,默默地做着每个人都做的苦工,听说打小是个大少爷,长大后又成为驰骋商场的金融家,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样子竟然会默默接纳这里的生活,不可思议。

  他和青峰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你的裤子拉链没拉好,请不要被他们检查到了。”

  当时是冬天的黎明,天还没太亮,他刚刚对着一本书做完酱酱凉凉的事情,就被这小子给戳穿了,伴随着那一双无比清澈水润的赤眸。

  该死,这小子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还要用正常的声音说出来,连那个凶巴巴的检察官都笑了,更别说黄濑他们了,这事儿一直被他们笑了几个月。

  但检察官没有生气,这很奇怪,青峰发现赤司身上有种魔力,他的那双精明清澈的眼睛似乎可以让人宽恕他的过错,并为之沉迷。

  说到为之沉迷,这是真的,在男子监狱这样一个地方,大家都心知肚明一件事:就是男人的伴侣也可以是个男人。

  监狱里一个叫灰崎祥吾的人就看上他了,三番五次来接近赤司,赤司那小子打架真没什么能力,好几次就要被灰崎上了,好在青峰每次都及时赶到和灰崎扭打在一起才使赤司免受难忍之苦。

  那小子只能看不能碰,要碰也轮不到你碰,这是青峰每次的想法。

  可能是因为青峰的仗义之举,赤司开始一点一点和自己亲近了,也会时不时和他们几人团在一起说着很冷的笑话,大家还都蛮喜欢他的。

  在消息灵通的监狱里,所有人都知道这码子事儿,但是奇怪的是大家都默认那个红发的漂亮小子一定是青峰那头禽兽的所有物了,青峰的威望很高,再加上赤司好几次令他们惊叹的举动,他们对赤司的态度也开始恭敬起来。

  熟络之后青峰就开始发现赤司有些恶劣的性格。例如即使一眼就可以发现黑子,还是会调侃他的存在感;在黄濑往他身上蹭的时候总是会说黄濑的体温太凉;还有,就是会拿他的肤色说事!这是最健康的颜色好吗!看看你白的反光的样子有什么好的啊!

  青峰发现典狱长那么严肃的人,不允许他们范一点点的规矩,却能容忍赤司倨傲的态度和没什么规矩的行为,他们问起他时典狱长总是不情愿模样,“谁会允许那小子违规啊,我才不是在护着他呢。”

  谁信啊。

  在罪恶弥漫的监狱,赤司的举止像是唯一的自由人。

  赤司好像很喜欢下棋,在阴蒙蒙的上午,赤司喜欢在工地上的石凳上摆上一盘棋,等着黑子或者黄濑陪他下棋。青峰是从来没有耐力看两个人思考了半天才慢悠悠伸出手放个石头,简直像是垂垂暮年的老人,于是青峰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受不了地靠在赤司身旁抽烟,赤司那小子好像闻不得烟味儿,一声接一声的咳嗽,害得青峰只能减少抽烟的次数。

  典狱长有时甚至也会来找赤司下棋,在检察官的办公室里,更多时候给青峰的感觉不像典狱长命令赤司下棋,倒像是典狱长听从赤司命令来陪同他进行一场博弈。

  确有人天生尊贵。

 

  赤司和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好到有时青峰会觉得赤司才是最有威信的兄弟。黄濑喜欢整天有事没事蹭着他,紫原会把自己的食物分给赤司一点,食物没什么,但对于紫原来说是命。就连黑子那样的家伙也喜欢从图书室的虹村修造那里借来书看看还来请教赤司。虹村那家伙也是,老喜欢把赤司向图书室请。

  一个个的真不要脸,青峰想。

  那天是暮春的傍晚,监狱旁长久阴沉的天乍地放晴,阳光穿透高墙倾泻进来,照得青峰感觉自己是一个自由人。突然一阵歌声从监狱的广播里传来,那是轻柔温和的女声,清唱着日本的古典民谣,战争刚刚结束,大家随着女声一起期盼着自由。青峰仿佛从歌声与阳光里看到日本的海,富士山下粉红的天色,和小时候母亲在神社前踏着木屐转动的纸伞。一切都太美了,美得青峰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地渴望自由。

  后来青峰才知道,那是赤司拿了检察官的钥匙进入办公室给大家放的,他最喜欢的一首歌。后来终于惹怒了绿间,绿间把赤司独囚了两个星期,本来是要关一个月的,但赤司莫名其妙生了场大病,从进去的时候开始,两星期不见好,绿间说是不担心却还是把赤司提前释放出来带到医院治疗。

  记忆中那是赤司生过的最严重的一场病,青峰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后怕,赤司的样子看起来就和死人没什么两样。

  该死,青峰直到赤司病好了出院也没能被允许去看看他。

  有时候时光太窄,指缝太宽 十年,赤司他们有时会从青峰短短的青发里发现一辆根据白透了的头发,白到青峰的心也跟着花白。在牢里的时间太长太久,久到青峰觉得自己和那几个兄弟会一直在这片天空里生活下去。

 

  赤司的罪名是那一天被洗清的。

  有个自称怀彦的人来报案,称是杀害财阀助手的真凶找到了。

  准备文件,准备措辞,准备律师,准备好败诉的准备。一切都在赤司的指挥下快速运行着,看着一份份文件递到牢房,赤司一份一份查看再签字的模样,青峰突然知道了这个男人之前是怎样做好整个一个大财团的业务的。

  青峰没有这种体验,父亲出了轨,他从小被母亲抚养长大,但是母亲却在他六岁时去世,那天正好是他的生日,现在想来其实也是他进监狱的那一天,巧到不可思议。赤司在十几岁是估计已经接手管理了,说不定还留洋念过书,而他在十几岁时已经打架斗殴,后来因为有人侮辱母亲,自己失手打死了他,呵,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

  赤司终于被释放的那一天,天气又放了晴,赤司临行时和他谈了很多很多,直到现在对于那天的对话青峰还有很深的印象。

  那天恰逢傍晚,在荒凉的草野上,赤司穿着西装拿着手提箱,气质高贵得像是从来没在这个监狱里受过罪。傍晚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肩头,顺着赤司蔷薇色的发丝倾泻而下,打在他瓷白的脸上,青峰可以看到赤司脸上微小的绒毛,他的眼眸里倒映出橘黄的天空,衬着层层的云霞,和这片草野上贫瘠的苍绿,赤司就那样抬首望着远方,从那双眸子里青峰似乎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彼端的自由。那是青峰第二次向往着自由。

  赤司就那样望着远方:“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几乎绝望。”

  青峰没有说话,等着赤司说下一句。

  “你们都有个传统,押烟蒂来赌谁会崩溃,对吧,”他笑了笑,“听说大辉那次押的是我,真好呢,没有让大辉得逞。”

  “几年来我似乎要安于现状,但是却也没有放弃自由。”

  “大辉听过一个叫津德尔特的地方么?”

  “那是什么地方?”

  “在荷兰,那是梵高的出生地。”

  “梵高...哦,就是你说的那个画家。”

  “大辉记得,假释后一定要来那个地方,在海边,我会安个家,在星屑的闪耀下看着海风海浪吹走时光的印记,你来找我,我就在那个地方等着你。”

 

  最后的最后青峰还是没有接话,他已经接受不了没有高墙的日子,那是他心灵的牢笼。赤司是怎样离去的,青峰不知道。但那天青峰看着赤司的背影,瘦小的似是可以撑起一切的背影,余晖在赤司工整的西装上渡上哑光的亮点,蔷薇色的发丝随着春风的拂动微微摇摆,赤司回头,绽出一个清清浅浅,却无比快乐的微笑,他把光敛进眸子里,有亮光闪闪烁烁,弯成好看的月牙。

  有些鸟是不会永远被关在牢笼里的,他们的每一片翎羽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他突然心动了。

  五年来,青峰大辉第一次真正心动了。

  那不是他第一次向往外面的世界,却是他第一次疯狂地渴望自由。

  该死,为什么法官那老东西总不假释他?

  赤司成为了他们口中最自豪的人,总是在茶余饭后的闲话中聊起,十年间这个监狱已然生机勃勃,再没有原来压抑沉闷的气氛。只是黄濑他们有时会露出惘然的神情,估计是在思念着那只飞走的鸟。

  没有人再来关心他们几个的衣食住行了。赤司唯一留给他们的是他在牢房里刻的棋子,每个都刻成了他们的模样。就那样日复一日,又是一个五年。

  假释也是突然到来的。

  那天他推开了那扇已经老旧的木门,没有征得同意便兀自坐下,法官换了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向他的眼神有些畏惧。真是好笑。

  “青峰大辉,你是否改过自新。”

  “什么叫改过自新?若是问我在这个监狱里是否学到了什么,是的,我学会了与人和善相处,学会了洗衣炼铁。若是问我是否改过自新?没有。何为改过自新?上帝也不能保证没有间接的杀戮,没有人会改过自新,因为每一天都是新的改变。我不会渴求假释,这么多年早已没了执念。”

  说完青峰走出去,身后的年轻人按了印儿,“允许”两个字红得炫目。

  青峰被假释了,那一天他看着新的世界,突然理解了赤司对自由的渴望。这个世界跑得太快,他觉得自己老了,有些力不从心了,也不能随意地胡来了。

  那天他盘腿坐在摇椅上看着黑白电视里的新闻,看到荷兰的足球队闯进四强,突然想起了他们的谈话。青峰的心开始躁动,开始幻想着赤司在荷兰的生活。

  青峰坐上了去机场的汽车,他扶着把手,看街道两旁的楼房缓缓穿过,风把他的帽子刮向了街道,乘客抱怨着没有关窗,青峰像没听见一样地继续望着窗外,窗外,长街的梧桐落叶堆了满地,青峰看着生机勃勃的世界在眼前掠过,看着帽子滚落街道,他突然笑了起来,第一次,他真正感觉到自己是个自由人。


  海边,赤司泡着从日本运来的茶叶,穿着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和服,落地窗的百叶帘没有关,外面星辰闪耀,他坐在地上下着将棋。他想起与那个青发笨蛋的约定,有些怅然品起了茶。

  好烫。

  远处,有个男人拎着一大箱行李莽撞冲来,海水吞噬了沙滩上凹陷的印记,星屑照得海水闪闪发光,一如时间的痕迹。

  他看见有个房子,那是在这个国度看到的第一个和室。

  房屋的门没有锁,他欣喜,大步迈向长廊。

  赤司突然听到记忆里熟悉的脚步声,声音依然大得惊人。

  似是故人来。




啊,就是这样,总之元旦快乐!二零一五的最后一天!在新的一年祝大家都要幸福啊!明年也希望我可以开开心心取得好成绩啊!😄😄🙏

这篇的青赤有些ooc吧哈哈哈!因为是稍稍把电影的人物感觉带了进去!要体谅不会写文的人啊!(・ิϖ・ิ)っ

就是这样啦!


评论(2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