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大王叫我来巡山

啊,是个迷恋着瑟兰兰的痴汉。
同时深爱着赤司巨巨。
迷妹......吧。
吃!all赤!all瑟!

【青赤】初夏将至

♞傻缺小清新故事

♞“随着分数的丢失我文笔也丢了”系列

♞又要月考来作死,咸鱼.gif

♞小短篇,没时间琢磨细节了真是抱歉QAQ

♞因为我要中考啦!中考啦!但又觉得两个月不发点什么好像不太礼貌,于是趁着一时脑洞大开写了这篇...一直没时间也没机会上网,今天有空闲时间就上了五分钟...上完就断的那种...所以最近我只上了五分钟...对,五分钟...


 

  青峰大辉最讨厌,最讨厌春天了。

  小时候放春假时会去祖母家,在奈良,成片成片的杨树,在五月初开始飘着满天的杨絮,多起来的话就像下了大雪一样。

  这种絮状物对人体肺部的危害先放置一边,会飘到衣服里面或背包里面这种烦人的事情也暂且不谈。关键是...青峰大辉对这些东西过敏啊过敏!

  其实只是对花粉过敏而已,不知道怎么的就连杨絮也会让他感到难受得紧。想到这个季节自己总要带着蓝绿色的口罩,衬着自己黝黑的肤色,放在人群里一定显眼得紧。一想到这点,青峰就开始崩溃,当然不是在意那群愚蠢的世人的眼光,而是那个红头发的副队赤司啊!

  所以说还是夏天最好了吧,在祖母家尽情地钓小龙虾,一身臭汗时祖母总会无奈地迎上来,顺便递上清凉的水果,看着缸里的金鱼卧在木台上扇着风。在学校里还能尽情打球,看着赤司征十郎总是严肃到不行的,好看至极的一张脸。

 

  青峰意识到自己喜欢赤司征十郎,就在三天以前。

  帝光的樱花又开满枝桠,连排的花树顺着人行道延伸到远方,偶然有花瓣顺着风滑落,自然的弧度迎着太阳泛着温柔的光。

  是很美啦,青峰也承认,特别是花树下站着一个漂亮的赤司征十郎的时候。

  那天青峰莫名其妙得安分,没有翘掉部活,也没有趁大家休息时偷看小麻衣,也没有逼着二军吃五月的料理,也没有对虹村的教训进行日常的顶嘴,也没有在黑子的护腕上涂上驱蚊水所以没有被揍......总之,那天青峰大辉莫名其妙得安分。

  虹村大队长一天有三烦,三烦之一就是这个桀骜不驯只有副队长才能治他的帝光王牌青峰大辉。今天大队长突然少了一烦,觉得一整天竟轻松了不少。想着这么好的机会不用白不用啊,于是虹村正式指派一旁训练完毕安安静静的黑皮在副队的带领下清点体育物品陈列室的物品数量。

  这种又脏又累的活平时没人干,但是马上要练习赛了这种地方的确是有必要进行清点和清洁。

  青峰仍然非常反常地答应了,由此正式连累到了没有此计划并且看起来明显不太高兴的赤司征十郎。

  于是两人并肩走在满是八重樱花瓣的长路上,那意境简直像桃井偶尔给他看的不知名的画里钻出来的。然而青峰此刻根本无心去欣赏,因为他要在这个身材矮小的副队长旁边极力掩饰自己的症状。

  赤司发现青峰表情不对,好像在硬憋着什么一样,并且肤色在满目的粉色下被衬得更黑了。他善意地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与青峰保持半步的领先,沉默着向前走。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气氛似乎有些尴尬,但青峰只强忍着快要溢出鼻腔的酸痛以及快要漫出眼眶的眼泪。

 

  青峰仍然诧异当时竟会分神去看赤司。

  赤司在他右前方半步的距离,从他的高度刚好可以看到他的发丝在头部正后方偏左回旋成了发旋,像引力场一样向外扩散开来,在柔和的面部轮廓上漂亮的收尾。青峰看得有些发愣,但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自己的感官上。

  不行了就快要忍不住了就快忍不住了....

  “阿阿阿..阿嚏!”

 

  然后他们就都愣住了。

  赤司好巧不巧刚好回头,抬头看向队里王牌的瞬间措不及防被口水喷了满脸。

  青峰还没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赤司也被粗犷王牌震耳欲聋的喷嚏声震得来不及反应,两人呆呆愣在原地。

  青峰先意识回来了,看着脸上的表情难得有一丝发愣的副队来不及仔细欣赏就暗叫不好,赤司有洁癖这种事情篮球部是个人都知道好吗。

  两个男生能指望带什么纸巾,赤司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青峰连拖带拽地拉到储物室旁的水池溅了满脸的清水。

  赤司难得地没有在意,因为这时的青峰已经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停不下来了,鼻涕眼泪一大把,还不带停的,弯腰就着水池朝脸上泼水。那样子要多狼狈就要有多狼狈。

  赤司憋笑憋得难受:“青峰,花粉过敏么?”

  然而青峰根本无暇回答他,鼻子又酸又痛,眼泪止不住地淌。

  过敏的每一秒都是漫长的,不知从哪来的算起从不知哪里涌上来,冲击着鼻内脆弱的粘膜细胞,让泪腺崩断眼泪决堤,每一秒都是煎熬。

  直到赤司用手蘸清水按住他的鼻翼两侧。

  好像一下就没有酸气涌上来了,连带着麻木的感觉也消失了,整个人像重获新生一样舒爽。

  “听说感冒流鼻涕时按住这里会好一些,看来这个方法对像青峰这样过敏的人也有帮助。”赤司抬眼看着他,因为蘸上清水而变得微冷的手放在他脸上,盛春的午后正对着日头整个人都泛着光。

  青峰感觉心跳猛地一滞,随后加速跳起来。

  好像那天开始对那个矮子感觉不一样了...青峰如是想到。

 

  所以最近几天帝光篮球部那群二军队员看着他进篮球部还带着个医用口罩,唧唧喳喳聚在一起议论纷纷并说他装老大,引得刚好在一旁的赤司听得忍俊不禁时,青峰的心里真的是很恼怒的,甚至想要冲进那群可恶的二军队员当中一顿毒揍。

  弄得我堂堂一军王牌在副队面前一点面子也没有。

  青峰大辉这么想了,他也就这么做了。只是一拳刚揍下去还没挨到那个该死的鸡婆的要命的男生脸上,就被制止住了,那个人还是赤司,毫不意外。

  赤司赶紧挡在那个男生的前面同时抬手挡住青峰的拳头,强大的冲力惹得赤司差点撞到那个男生的怀里。

  青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同时懊恼地望着赤司,他那拳差点就伤到他了。青峰对上那双漂亮得过分的双眼,又看到赤司身后那群男生惊吓中带着窃喜的表情,一枪怒火在心头生生被凝结,什么 话也说不出来了。

  赤司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只是淡淡说了一句:“青峰大辉,跟我来。”平静的语气浇灭了青峰心头凝结的一团火。

  他只得乖乖跟在副队长后面,临走前还不忘转身凶神恶煞地对那个免遭痛打的男生竖个中指。

  他跟着赤司来到一军休息室,大概是因为春天的气息带着大家昏昏欲睡,已经没有精力在这里打闹,现在的休息室异常的安静。

  赤司转身面向青峰,出乎意料地没有教训刚才的所作所为:“青峰,过敏有好一些吗?”

  异常的温柔语气把青峰心都磨软了,配着午后的阳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平行射在一排排储物柜上,给赤司整个人柔柔披上一层光晕。

  “啊?啊...好一些了...”

  “青峰大辉,你喜欢我。”

  一句话像炸弹一样在暖洋洋的空气里炸开,震得青峰有些懵。

  青峰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少年,说这话的赤司好像微微偏过头,耳根处染上粉红。

  整个人透着些柔软的赤司看得青峰一愣一愣的,想要说话却咬了舌头,僵在嘴里疼得要命,弄得青峰只能保持一副吓懵了的模样嘴角向右咧开瞪着赤司。

  太过安静了。

  “青峰大辉,你喜欢我。”赤司又重复一遍,语气十分肯定。

  这下青峰终于反应过来,红色从头顶蔓延到脖子,额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一厘米。

  青峰不知道怎么辩解,舌头卷在那里发不出声。

  该死,怎么看出来的?!

  像是知道青峰在想什么,赤司直直看着他:“青峰,你这两天看我的眼神不对,有些腻人。在我面前又死要面子。”

  “另外,黑子也告诉我了。”

  “什么?!他怎么知道?!”青峰现在的心情太过于复杂,就好像最炎热的夏日经过一片森林又淋了大雨最后被阳光蒸发。

  赤司看着青峰,大约是觉得青峰的样子太过滑稽,扑哧一声笑出来,阳光都溜到他的眼睛里,流光溢彩。

  青峰觉得一刻钟都待不下去了,索性把话一撂:“对!就是喜欢你!”然后觉得太过羞耻,大跨步准备走出去。

  然后被赤司一声喊住。

  “青峰。”

  嗯?他回头,看着逆着光的赤司,轮廓在阳光下变得柔和。

  “交往试试吧。”

  赤司看着青峰的表情从恼怒变为惊愕,又变为惊喜。他对着青峰微微张开手臂,意图再明显不过了。

  青峰一把扑过去抱住赤司,身体用力得在发抖,欣喜快要从心脏溢出来,在鼻腔里转化成急促的呼吸。

  赤司在他耳边低语。

  “真是迟钝啊,青峰。”

  那么久的时间都没有看出来吗。


  青峰大辉最近运气简直好到爆炸了。

  先是赤司突然主动就说出要交往,虽然自己作为一君没有先告白显得有些怂,但总体来说光是这件时间就可以让他好几天合不拢嘴了。

  然后就是过敏这件事了。

  那些粉嫩嫩的花花季总是短得可怜,连带着杨絮柳絮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飘散了,和着青峰大辉的鼻涕声一起飘远了。盛春已过,初夏将至,那大概是独属于青峰大辉的季节: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混着汉子们的叫喊声和妹子们的加油声,汗出得身体黏腻腻带着扣篮时篮筐的微小摩擦,球进是全场的欢呼和赤司带着赞赏的笑容,和着午后疯子似的太阳。

  那就像是青峰大辉的战场。

 

  初夏将至,图书馆里青峰呆愣愣地看着不远处书架旁微微踮脚拿去上层的资料的赤司征十郎,深黑的短袖衬着瓷白的肤色在明晃晃的日光里柔和了轮廓。

  他扯起嘴角笑着撇过头看向窗外,趴在桌上任由阳光照得他大汗淋漓。

  啊,夏天终于要来了。

end.


那个什么...休息室里那一段写得太仓促...也拿捏不好人物性格弄场场景重现什么的...

其实写这个主要为了抒发对学校一排杨树的怨念(๑•ี_เ•ี๑)明明说好不种这种树来着...

啊,那个捏住鼻翼两侧的方法是我同学教我的!真的超好用!我爸说纯属瞎扯不过我还是觉得很有用啦,莫非是心理作用...

惨了,马上二模的我还在吊儿郎当...

我已经是一条死鱼了(๑•ี_เ•ี๑)


评论(34)

热度(47)